首頁 >> 小說 >>網絡小說 >>言情 >> 擦身而過的豪門
详细内容

擦身而過的豪門

时间:2017-02-16     作者:阿止   阅读


阿止.jpg


    作者簡介:阿止:1990年山東曲阜人士。愛寫作,偶有文章發布在公眾平臺,夢想是出版自己的長篇小說。


大齡剩女的選擇

——擦身而過的豪門



“如果你嫁給他,你的孩子以后也是高干子弟了。”

“和我們這種普通老板姓不同,有權比有錢還有用,孩子上學都不不用考慮學區房,隨隨便便就能找人解決了。”

姐姐邊開車半開玩笑說著,因為她最近也在考慮將來女兒學區的事情,所以自然而然想到這方面去。肖靜沒說話,她一向聽姐姐話,但也有些事情很難被姐姐說服。

“省長,屬于部級,在古代就是一品大員呢。”

“地方官,應該不到一品也就二、三品。”肖靜喜歡看古文小說,說到了她感興趣的地方,就回了姐姐一句。

“那也是平常人家高攀不上的了。”

是的,對于三代貧農出生的肖麗、肖靜來說,能高攀上省長的兒子,簡直是飛上枝頭做鳳凰了,雖然這個省長兒子已經四十多歲了。

“他剛剛一個女朋友是87年的,他家里嫌棄那個女孩子是經商的,心機太重,貪欲太重,怕帶來壞名聲。他就是看重你比較單純,又不貪心。”政治圈的家屬貪欲太重確實能帶來很嚴重的后果。肖靜心里嘀咕,如果因為他的條件好而愿意嫁給比自己大十七八歲的人,還能說這個人不貪心么,還能說單純么。

姐姐從來很有分寸,不會強迫肖靜,都是旁敲側擊的勸說幾句,所以肖靜也不和姐姐爭辯吵鬧什么。如果是媽媽嘮叨這件事,肖靜早就受不了跳起來了。

前段時間媽媽托朋友給肖靜介紹了個對象,條件列了一大堆,母親是醫生,父親是老師,城市戶口,家境殷實,小伙子在國企實力不俗,而且很有潛力。當肖靜問到一個自己比較執拗的問題時,回答的卻很含糊。肖靜問的是身高,跟偏見無關,每個人總有些偏好。就像飲食有人喜歡咸的,有人喜歡甜的。肖靜對男孩子的長相沒要求,就要求個身高,因為高大的男子讓她更有安全感。當時媽媽告訴她的是1.7米。個子不高,已經越過了肖靜心目中的底線,但扛不過媽媽總在耳邊叨叨,說人家條件好,你的條件不好,別那么挑。

肖靜是三流大學畢業,長相中等偏上,身高1.63,在女孩子中條件確實也一般,不過媽媽說的條件不好是指父母都是農民,沒有什么積蓄,又多病在身,所以媽媽總把她和爸爸看作累贅。

在媽媽三令五申之下,肖靜和那男孩子網上交往起來,因為男孩子出差了,一直沒見面,網上聊了快一個月。肖靜心想跟沒見面的人能聊一個月,也許有發展希望,身高1.7米不高也算不上太矮,能聊得來就試一下,從此心中就存了些小小的希望。

又過一段時間,男孩子終于出差回來了,約好見面的日子,男孩子比較有風度的早早到了,看了第一眼肖靜心就沉下去了。肖靜今天穿了一雙中跟的鞋子,加上鞋子身高也不會超過168,和那個男孩子站一起還能看見他頭頂?這是一米七?肖靜知道肯定又是被媽媽忽悠了,媽媽的手段也不是第一次領教的。

雖然還是禮貌的吃了飯聊了天,可是越看那個男孩子心里越難受。平常人家愛帶孩子出去玩孩子想看高的地方,都是坐在爸爸肩頭,如果是這個爸爸,坐他肩頭也沒用吧?還有肖靜喜歡有些小情調,這身高來個公主抱自己的腳都要著地了吧?還有如果讓他背自己能背的起來嗎?曾經幻想的小家的美好生活畫面豈不是全部打碎?肖靜打心里已經否決了這件事,心中幾乎被憤怒委屈填滿,在媽媽心里自己到底多不堪,她才覺得身高這樣的女婿也是她閨女高攀?

肖靜從沒想過找什么高富帥,家境一般,小伙子肯努力,身高高一點就好。可是,媽媽總是覺得她能嫁出去就好。

雖然有個堂姐快40了還沒嫁出去,身高剛剛一米五,長相也比肖靜差遠了,可是媽媽總說人家有資本,因為那個姐姐是個大學老師,已經是副教授再過幾年就是正教授了。

越想越覺得自己在媽媽心中十分不堪,肖靜第一次因為郁悶喝酒,回家偷偷開了爸爸一瓶酒,心酸委屈一起襲來,合著酒下肚。

后來才知道,媽媽知道那男孩子實際身高沒有一米七卻瞞著肖靜。肖靜又想起,兩年前媽媽就給她介紹了一個離異的,倒不是說離異有什么,只不過媽媽卻瞞著不告訴她,簡直讓她氣憤死。

姐姐向來主張讓她自己拿注意,因為這畢竟是一輩子的事情,不像媽媽,總是蠻橫的,不顧她的想法,靠隱瞞,嘮叨等軟暴力讓她接受。所以姐姐的建議她大部分都會聽,可是這次,肖靜真的不考慮也不想考慮。

說起來這個省長的兒子,除了年齡大點條件絕對一流,用她媽媽的話說:年齡不大也輪不到肖靜了。

那個省長的兒子姓陳,姑且叫他陳先生,陳先生雖然是個官二代,卻并不紈绔,自己也很努力,也有實力,坐上了大銀行的行長的位置。可是婚姻卻不幸,因為夫妻血液不合原因,總是生不了孩子,懷了也保不住。而且兩個人都沒有生育問題,如果換了和別人結合都能生育健康的寶寶,可是他們在一起卻是很難有孩子了。但是陳先生卻沒有過拋棄妻子的想法,人品也不差了。

可是多年的不孕給雙方帶來了很大壓力,也產生了很多家庭矛盾,后來他就收養了一個女孩子,可是他的妻子,在多年不孕中已經折磨的精神十分脆弱,心里甚至有點扭曲。這個孩子也沒能得到她的母愛,陳先生妻子十分看不慣這個孩子,因為這個孩子的存在也時刻提醒著她的痛苦。她畢竟想要自己的孩子,她也努力過想要對這個孩子好,可是做不到。看到丈夫對這個孩子百般呵護,她就更加痛苦,家庭矛盾一再升級。

后來這個孩子長大一點,漸漸暴露出來一些問題,反應明顯比同齡孩子慢,智力也有些問題。幼兒園的老師竟然建議他們把孩子送入智障機構。可是醫生說好好培養,孩子慢慢長大是可以成長成較正常的水平的,陳先生愛極了這個孩子不肯放棄。可是他的妻子已經被這最后一根稻草壓垮了。他不肯放棄孩子,然后他妻子便離開了他。

當年知道這個人的時候,他還沒離婚也沒收養孩子,是姐姐一個工作上有接觸的朋友,姐姐對他的沒有孩子的經歷也非常同情,回家會和肖靜說說,那時候的肖靜還是一個剛畢業對未來生活充滿向往的實習生。幾年下來大家境遇都有所變化,肖靜還有一次跟姐姐看了他收養的那個小女孩呢。就是這么一面之緣,沒想到幾年以后還有這樣的緣分。

“他前段時間就給我說過一次,我覺得你不會同意就當開玩笑了沒提起。這次他和那個做生意的女孩掰了又提起,我才覺得你也不妨接觸下。”姐姐隔了一會又說到。

“可是我覺的,如果真去發展不成,弄一場難看,即使成了以后也不會幸福的。”肖靜說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她并不是愛情至上的人,但是堅持覺得,婚姻必定要有愛情。這一點觀點倒是和傲慢與偏見的麗莎觀點相同,可惜遇不到一個愛她的達西先生。

前天姐姐還截圖給肖靜一個圖片,是姐姐和陳先生的聊天記錄,姐姐委婉的拒絕就說肖靜自己年齡小怕照顧不了孩子。

陳先生馬上說,照顧孩子有保姆,教育他會自己來。他也考慮早點退休,家里還有一個專門做家務的阿姨,肖靜將來什么都不用煩。節前又買了一棟別墅,可以經常帶她出去玩,他會會照顧她,不需要她照顧孩子和家人。

態度很是誠懇。

肖靜其實真正拒絕的原因,除了年齡相差太大不好培養感情以外,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她無法面對那種一步登天的感覺,也無法安然面對,省長家那些審視的眼光。更重要的是她害怕自己因此失去生活目標。

肖靜是個很積極向上的人,工作努力,業余時間也注意學習填充自己。而她做一切得動力便是憑借自己跌努力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讓自己的生活也更有意義。

肖靜很怕,怕那些隨著進入豪門而唾手可得的東西,消磨掉自己的意志。一旦不需要努力便擁有了以前爭取的一切,甚至比想要爭取的那些更好,那么她努力還有什么意義?那她接下來的人生還有什么方向?

其實肖靜也很心動,畢竟身在城市當中卻深深感受到立足不易。姐姐姐夫努力打拼十年才算有了房子車子,還完了親友欠款還有銀行貸款,雖然不至于清苦,但并不富裕。看姐姐結婚后再也沒買過喜歡的名牌包包,大牌衣服就知道了。

可是肖靜確實怕,自己真的能去擁有那些不勞而獲的東西嗎?她每當心動便警戒自己,還是靠自己的努力走自己的路,不能去肖想那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坐在自行車上笑和坐在寶馬車上哭,一直是網上熱議的話題。肖靜不愿坐在自行車上笑,也不愿坐在寶馬車上哭。

她要努力爭取自己想要的一切,完成自己的夢想。也許別人會覺得完成夢想和嫁入豪門并不沖突呀?

對于肖靜來說,她知道自己的意志力特別脆弱,況且由儉入奢易,一旦過上那種驕奢淫逸的生活,肖靜不知道自己的靈魂還能剩下多少。也許現在的貧窮是她的清心劑,讓她時刻保持清醒,不至于墮落。

雖然看多了宅斗宮斗的小說,但是肖靜其實現實中就是個小白,并不擅長圓滑處世,這樣的肖靜進入豪門,每日如履薄冰戰戰兢兢,也對她來說太痛苦了。嫁入豪門,憑借的只剩下丈夫對自己的寵愛,所謂寵不過是位高者對于位低者的恩賜。這種建立在不平等上的婚姻關系如何能夠幸福,如何能夠快樂?

肖靜心思雖被姐姐說的略有動搖,可是她心中始終還有一份清明。

姐姐見肖靜不吱聲,也停止了勸說專心開車。

車子從市區駛向郊區,是她們回家的方向。

路燈飛快的倒退,迷離的霓虹燈被甩在身后越來越遠,繁華的喧囂遠去,前方進入沒有路燈的黑暗,夜如此平靜。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