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網絡小說 >> 陳倉:每個人都想擁有一座自己的寺廟
详细内容

陳倉:每個人都想擁有一座自己的寺廟

时间:2017-02-06     作者:陳倉   阅读


陳倉.jpg


辦不太要緊的事兒的時候,我習慣了在大街小巷隨意亂竄,我十分享受這樣一種迷路的狀態。那天一迷路我竟然發現了一座寺廟。

  

在上海鬧市區發現寺廟并不奇怪,它們一律金碧輝煌、黃墻綠瓦。但我遇到的那座寺廟著實讓我十分意外,它與我平時遇到的寺廟有所不同。雖然感覺它應該位于閘北區(如今歸并為靜安區),仍然在一個寸土寸金的繁華地段,可是偏偏這個院子非常空曠,空曠得有些奢侈和恐慌。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這么好這么大一個院子竟然沒有像樣的圍墻,也沒有刷成黃色,更沒有寫上“南無阿彌陀佛”字樣,院子四周堆放著許多垃圾,那種煙火繚繞從遠處看還以為是一個沒有撲滅的火災現場,或者進入了《聊齋志異》布置的人鬼轉換的場景。它給我的印象就是一塊空地——一塊等待發跡而暫時淪落民間的空地,天下所有寶貴的空地都是如此的形狀。恰恰在中間放了四排十分巨大的香爐和燭臺,香火之興盛可以說超過了名剎古寺。那些高大上的寺廟類似于高檔商場,而這么個半開放式的寺廟相當于超市,甚至就是一個信仰的農貿市場。許多前來燒香磕頭的并非專業信徒,有像我一樣的迷路者,也有手提菜籃子的居民,還有附近上班謀生的人,我們在很大程度上忽視了這個院子的環境,眼里只有那座寺廟以及寺廟中慈悲為懷的佛。

  

從寺廟出來,我給住在附近的一位朋友打了個電話請他出來聊一聊。他欣然答應了,選擇的接頭地點是離寺廟不遠的一家飯館。高興地坐在這家飯館里,分明可以看到那座寺廟的塔頂,于是他向我講起了這座寺廟的身世。分手之時他告訴我說,如今建什么都不如建寺廟。他的話深深地刺激了我。很久以來,我設想過自己一夜暴富后該如何支配自己的財富時,建幾座寺廟確實是我首先要實施的計劃。其中一座是建在我的老家陜西塔爾坪,那地方原來有一座寺廟,后來被拆掉蓋成了戲樓,最后被一個暴發戶蓋成了樓房。如今塔爾坪沒有一座寺廟,那里的人們有災有難了是沒有地方祈禱的,只有對著死去的親人。第二座寺廟就在上海,我多么希望在這座城市有一座自己建成的寺廟,讓那些充滿欲望和失去寄托的人們有一個可以求得靈魂安妥的地方——哪怕這個地方處于一個荒草連天的空地上。

  

于是這樣的念頭在《地下三尺》里不停地出現:你看著它是垃圾,它就是神靈;你看著是神靈,有時候卻是垃圾。小說結尾,焦大業回答陳元說:難道在寺廟里才能出家嗎?我覺得這塊空地本身就是一座寺廟。其實我力圖表達的就是,在一個信仰缺失和靈魂動蕩的年代,我們不要把所有的罪責全部推到他人頭上、推到社會與時代的身上,這明顯是非常不善良的,也是沒有道德追求的。每一個企圖修為向上的善人其實都是一座行走的寺廟,無論他身處何時何地何種苦厄之中。

  

《地下三尺》開始叫《一塊空地》,后來在責編的建議下改了過來,我對這個名字是非常滿意的,不僅因為中國有句古話“舉頭三尺有神明”,還因為這篇小說是我的“扎根系列”第四篇。前三篇是《墓園里的春天》《從前有座廟》《如果沒有鬼》,而這一篇無疑是在向深處發展著的,因為我過去提出了一個“回不去”的問題,要想回去就要再造一個故鄉,再造故鄉的條件之一是有親人埋在地下三尺的地方。扎根無疑是“回去”的一種有效途徑。但愿我提供的這種向下的途徑可以讓那些迷茫的漂泊者找到皈依。



(——《地下三尺》選載于《中篇小說選刊》2017年第1期  作者:陳倉)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