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網絡小說 >> 畢飛宇:一九七五年的春節
详细内容

畢飛宇:一九七五年的春節

时间:2017-02-06     作者:畢飛宇   阅读


畢飛宇.jpg

作家 畢飛宇


我們鄉下人把臘月底的暴風叫做黑風,它很硬、很猛、很冷,棍子一樣頂在我們的胸口。怎么說我們的運氣好的呢?就在臘月二十二的中午,黑風由強漸弱,到了傍晚,居然平息了,半空中飛舞的稻草、棉絮、雞毛、枯樹葉全部回落到了地上。我們村一下子就安靜了。

這安靜是假象。我們村還是喧鬧——縣宣傳大隊的大帆船已經靠泊在了我們村的石碼頭啦。還沒有進臘月,大帆船要來的消息就在我們村傳開了,人們一直不相信——四年前它來過一次。剛剛過去了四年,大帆船怎么可能再一次光臨我們村呢?就在兩天前,消息得到了最后的證實,大帆船會來,一定會來。沒想到黑風卻搶先一步,它在宣傳隊之前敲起了鑼鼓。大帆船它還來得了嗎?

人們的擔憂是有道理的。這就要說到我們村的地理位置了。我們村坐落在中堡湖的正北,它的南面就是煙波浩渺的中堡湖。這刻大帆船在哪里呢?柳家莊,該死的柳家莊偏偏就在中 堡湖的正南。黑風是北風,這一點樹枝可以作證.波浪也可以作證,大帆船縱然有天大的本領,它的風帆也不可能逆風破浪。

我們沒有想到的是,人定勝天。公社派來了機板船。大帆船搖身一變,成了一條拖掛,就在臘月二十二的一大早,它被機板船活生生地拖到了我們村。大帆船到底來了。全村的人都擠到了湖邊——大帆船還是那樣,一點兒都沒有變。我們村的人對大帆船的記憶是深刻的,就在四年前,在一場美輪美奐的演出之后,它扯起了風帆,只給我們村留下了一個背影。巨大的風帆被北風撐得鼓鼓的,最終成了浩渺煙波里的一塊補丁,準確地說,不是補丁,是膏藥。四年來,這塊膏藥一直貼在我們村的心坎上,既不能消炎,也沒有化淤。

我們同樣沒有想到的是,在人定勝天之后,天還遂了人愿。演出之前 ,黑風停息了。有沒有黑風看演出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演員們必須背對著風,要不然,演員們說什么、唱什么,你連一個字都別想聽清楚。看演員張嘴巴有什么好看的呢,誰的臉上還沒有一個熱氣騰騰的大黑洞呢?演員背對風,觀眾就只能迎著風,這一來看演出就遭罪了,黑風有巴掌,有指甲,抽在人的臉上虎虎生威,這哪里還是看演出,簡直就是找抽。鄉下人怕的不是冷,是風,一斤風等于七斤冷哪。

因為臘月二十二的演出,我們村的年三十實際上提前了。黑風平息之后,村子里萬籟俱寂,這正是一個好背景。鑼鼓被敲響了,說起鼓,就不能不說牛皮。牛皮真是一種十分奇妙的東西,當它長在牛身上的時候,你就是把牛屎敲出來它也發不出那樣憤激的聲音,可是,牛皮一旦變成鼓,它的動靜雄壯了,可以排山可以倒海,它的余音就是浩浩蕩蕩,仿佛涵蓋了千軍萬馬,真是“鼓”舞人心哪。在鼓聲的催促和感召下,我們村的人特別想戰斗,做烈士也就是想死的心都有。除了沒有敵人,我們什么都準備好了——女生小合唱上來了,男生小合唱上來了,接下來,是男女對唱、數快板、對口詞、三句半。意思其實只有一個,我們不缺敵人,我們缺的是發現。所以,我們不能麻痹。我們還是要戰斗,要戰斗就會有犧牲,一句話,我們都不能怕死。過春節其實是有忌諱的,最大的忌諱就是死,可我們不忌諱。雖說離真正的春節還有七八天,然而,我們已經度過了一個純潔的、革命的和敢死的春節。我們是認真的。

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黑風往往只是一個前奏,也是預兆。在風平浪靜之后,接下來一定會降溫,迎接我們的必將是肅殺而又透徹的酷寒。臘月二十三,這個本該祭灶和撣塵的日子,我們村的人發現,所有的水在一夜之間全都握起了拳頭,它們結成了冰。最為壯觀的要數中堡湖的湖面了,它一下子就失去了炯波浩渺和波光粼粼的嫵媚,成了一塊遼闊而平整的冰。經過一夜的積淀,空氣清冽了,一粒纖塵都沒有。天空晴朗,艷陽高照一在碧藍的晴空下面,巨大的冰塊藍幽幽的,而太陽又使它發出了堅硬刺目的光芒一切都是死的,連太陽的反光都充滿了蠻荒和史前的氣息。

宣傳大隊的大帆船沒有走,它走不了啦。它被冰卡住了,連一艘大帆船本該擁有的搖晃都沒有,仿佛矗立在冰面上的木質建筑。這樣的結局我們村的人沒有想到,也沒敢想。雨留不住人,風也留不住人,冰一留就留下了。

我們村的人振奮了,其實也被嚇著了——這樣的局面意味著什么呢?意味著解凍之前我們村在春節期間天天都可以看大戲。事實上我們高興得還是太早了,除了二十二夜的那場演出,宣傳大隊再也沒有登過一次臺。演員們的心已經散了,他們眺望著堅硬的湖面,瞳孔里全是冰的反光。因為回不了家,他們憂心忡忡,他們的面龐沮喪而又絕望。大帆船里沒有動靜,偶爾會傳出吊嗓子的聲音,也就是一兩下,由于突兀、短促,聽上去就不像是吊嗓子了,像吼叫,也像號喪。

午飯過后大帆船里突然走出來一個人,是一個女人。她像變戲法似的 ,自己把自己變出來了。大帆船昨天一早就抵達了我們村,誰也沒有見過這個女人,甚至連昨天晚上的演出她都 沒有露過而:她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呢?女人來到船頭.立住腳,瞇起眼睛,朝冰面上望了望,隨后就走上了跳板伴隨著跳板的彈性,她的身體開始顛簸,因為步履緩慢,她的步調和跳板的彈性銜接上了——這哪里還是上岸,這簡直就是下凡。一般說來,下凡的人通身都會洋溢著兩種混合的氣息,一是高貴,二是倒霉,她看上去很高貴,她看起來也倒霉。但是,無論是高貴還是倒霉,只要一露面,這個女氣必定給人以高調出場的意味。旁若無人,她的手上提了一把椅子,她在岸邊徐步走來。她往前每走一步,身邊的孩子就往后退一步。

女人就把椅子擱在了地上,篤篤定定地坐了上去。她已經曬起了太陽。為了讓自己更相守一點兒,她蹺起了二郎腿,附帶著把軍衣的下擺蓋在了膝蓋上。然后,開始點煙。當她夾著香煙的時候,她的食指和中指繃得筆直,而她的手腕是那樣地綿軟,一翹,和胳膊就構成了九十度的關系,煙頭正好對準了自己的肩膀,她這香煙抽的,飛揚了。她不看任何人,只對著冰面打量。因為眼睛是瞇著的.眼角就有了一些細碎的皺紋,三十出頭了吧。但她的神情卻和宣傳大隊的其他人不同,她的臉上沒有沮喪,也沒有絕望,無所謂的樣子。她只是享受她的香煙,還有陽光。

吸了四五口,或許是過了煙癮了,女人突然動了凡心,關注起身邊的孩子來了。她把清澈的目光從遠處的冰面上收了回來,開始端詳孩子們的臉。她的脖子和腦袋都沒有動,只是緩慢地挪動她的跟珠子。動一下,停一下,一格一格的。女人的眼睛突然在她左側小女孩的臉上停住了,這一停就是好長的時間。小女孩叫阿花,六歲,我們村民辦教師吳大眼的女兒。阿花被女人盯著,有些膽怯。女人把煙頭在椅子上摁了兩下,裝進軍大衣的口袋,伸出胳膊,一把抓住了阿花的手腕,一直拽到兩條腿的中間。女人用她的兩條大腿夾住阿花,把她的兩根中指伸得直直的,頂在了阿花的太陽穴上,一左一右地看。最終,打定主意了。她從軍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幾只圓圓的小盒子,還有筆,開始在阿花的臉上畫,每一根手指都非常快。我們村的人不知道湖邊發生了什么,但是,我們村的人有一個特點,不愿意落下任何事情。這一來圍觀的人多了。里三層、外三層,人們親眼目睹了一個奇跡——民辦教師吳大眼六歲的女兒被大帆船上的陌生女人變了戲法,變漂亮了,成了另外一個女孩子。她眨眼的時候居然有聲音,啪嗒啪嗒的。阿花怎么會這么漂亮的呢?她瞞過了所有的人,她的爸爸和媽媽都給她瞞過去了。

但是,女人就是不滿意。她在修整,這里添一點兒,哪里減一點兒。 還時不時把阿花拽到自己的嘴邊,用她的舌尖舔去那些不滿意的部分。在阿花的臉上,女人拿自己的舌頭當作了抹布。這個出格的舉動讓阿花很別扭,阿花極度地不自在。在圍觀的人堆里,阿花開始掙扎,眼眶里都有了淚光 。因為掙不脫,阿花對著女人的臉龐突然吐了一口。唾沫掛在了女人的眉梢上,阿花就這么逃脫了。女人望著阿花的背影,一點兒也沒有生氣,既不驚慌,也不失措,抿著嘴,只是微笑。一邊笑一邊把脖子上紅色的圍巾取下來,很安詳地在那里擦。她的模樣使我們村的人相信,她早就習慣別人對著她的臉龐吐唾沫了,如果你愿意,你完全可以把她好看的臉龐當作一個微笑的痰盂。

實際上這個女人的微笑并沒有持續太久,她的身上冒起了青煙。青煙 越來越濃,最終躥出了火苗。青煙其實已經冒了一陣子了。沒有人往心里去罷了。真到了起火的時候,人們這才想起來,是她的煙頭讓她自己失火了。女人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這個發現讓她開心,她不再是微笑,都笑得咧開嘴巴了。這一笑壞了,我們村的人看到了她的牙,她的每一顆牙齒上都布滿了焦黃的煙垢。她不再是下凡的仙女。她開始滅火,她的巴掌鎮定地、緩慢地拍向軍大衣的口袋,仿佛撣去身上的灰塵。我們村的人知道了,即使她的整個身軀都被熊熊大火裹住了,她的手腳也不會忙亂,著了就著了唄,死得不挺暖和的?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句話也可以反過來說,冷的日子久了,冰塊將會抵達令人震驚的厚度。也就是幾天的工夫,中堡湖里的冰塊結實了,像浮力飽滿的石頭。

中堡湖熱鬧起來。湖面不再是湖面,它成了狂歡的廣場。我們村的大 人和孩子差不多全都集中到了冰面上,甚至連一些上了歲數的人都湊起了熱鬧。在冰面上行走是一件令人愉快的 事,它給人一種錯覺。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水上漂。聰明一點兒的人甚至產生了這樣的想法—一冰凍是好事,它能將世界串聯起來,因為冰,世界將四通八達。的確,冰應當得到推廣和普及,人類最理想的世界就是到處結滿了冰。

大白天永遠是平庸的。到了夜里頭,中堡湖的湖面上迎來了壯麗非凡的氣象。無論一九七五年的年底是多么地貧窮,家境富裕的人家畢竟還有。家境富裕有一個重要標志,那就是家里有手電筒。冰封的日子里所有的手電筒都一起出動了,不只是我們村,沿岸王家莊、張家莊、柳家莊、高家莊 、徐家莊、李家莊的手電筒一起會集在了冰面的四周。手電筒的光是白色的,冰是白色的,而夜晚卻一片漆黑, 這是一部活生生的黑白電影,光柱把黑夜捅爛了,到處都是白色的窟窿。我們的世界絢爛了,凄涼了;也繁華,也蕭索,非常像戰亂。

大勇和大智是對孿生兄弟,他們家沒有手電筒,他們沒有資格走進黑白電影。差不多就在最后一把手電筒撤退之后,兄弟倆提著他們的馬燈,悄悄出現在了中堡湖的冰面上。他們是來釣魚的。北方的冰期長,所以,北方人很早就掌握了冰窟窿里釣魚的技術,這樣原始的技術南方人反而不知道。但大智是知道的,大智讀書。書上說,冰底下缺氧,哪里有窟窿哪里就有氧氣,哪里有氧氣哪里就有魚。

書上的話是不是真的,大智其實也沒有把握。可大智沒有選擇。眼見就是大年三十了,他們家連一片魚鱗都還沒有看到。大年三十的餐桌上可以沒有豬肉,可以沒有豆腐,卻不能沒有魚。有魚就是“有余”,它是好彩口,暗含著祝福與希望。無論日子有多窮,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有余”一下,放在哪里都是一件好事情。

大勇帶了一把斧頭,還有一把鑿子,跟在大智的屁股后頭往湖中心走。離開岸才八九十步,大勇膽怯了,畢竟是黑夜里的冰面上。大勇說:“別走了吧,就在這里鑿。”一斧頭下去 ,大勇的手滑了,斧頭貼著冰面滑向了遠方。冰實在是一種美妙的東西,它發出來的聲音玲瓏而又悠揚,反而把 大勇嚇了一大跳。大勇這個人就這樣,所有好看、好聽、好玩的東西都能把他嚇一跳,有時候連好吃的東西都會把他嚇著了。他在吃豆腐的時候就有這毛病,眼睛老是發直。好在他一年也吃不了幾回。如果每天都吃,每天都是春節,大勇這孩子一定會得羊角風的。

大勇鑿出來的第一個窟窿足足有一口鍋那么大。大智說:“費那么大勁兒,你鑿那么大做什么?一半就足夠了。”大勇壓低了聲音說:“窟窿大,魚就大。”但是,問題又來了。釣魚的繩子拴在哪里呢?大勇提起馬燈照了照,冰面上居然沒有一棵樹。大勇苦惱了。大智把繩子放在水里蘸了蘸,隨手丟在了冰面上。大勇說:“得拴在什么地方。”太智說:“拴上了,水把它拴在冰上呢。”

大勇一口氣開了十一個窟窿。就在打算歇口氣的光景,大勇不動了, 他直起身子,拽了拽大智的胳膊。大智回過頭,突然看到了一樣東西,一個猩紅色的亮點。似乎很近,似乎又很遠,一點兒把握都沒有。也就是閃了那么一下,猩紅色的亮點卻又沒了。冰面上黑咕隆咚,天空中黑咕隆咚。馬燈就在大勇的腳邊,但是,它的燈光只夠在冰面上畫一個圓圈,這就是說,馬燈照亮的只能是自己,而不是遠方和別人,這就讓人心里頭沒底了。兄弟倆在這個時刻多么希望自己能有一把手電筒,他們對視了一眼,說時遲, 那時快,猩紅色的亮點再一次閃光了,這一次紅得格外艷。大智本想走上去看看的,被大勇一把拽住了,大勇說:“還是走吧。”

饑不擇食,貧不擇妻,比這更嚴重的就是慌不擇路。就因為短暫的慌張,大勇和大智在冰面上迷路了。頭上是黑漆漆的天,腳下是白花花的冰,他們徹底失去了參照。虧了年輕,虧了昨晚上吃得足,他們總算沒有被凍僵。天亮之后,他們依靠大帆船的桅桿找到了村莊,他們其實并沒有走多遠。他們自以為走遍了千山萬水,其實,他們只是在家門口溜達了一夜。迷路的人往往就是這樣,他們在前進,本能卻讓他們選擇盤旋,等他們明白了過來。唯一的安慰就是盡力了,他們已抵達起點,并有效地消耗了全部的能量——好在昨天夜里的垂釣有了收獲,十一只漁鉤居然釣著了九條魚,三條鱗魚,四條鯽魚,一條草魚,一條鯉魚。這是振奮人心的。等他們收好魚,半個太陽也出來了。這是一次神奇的日出,足以讓大勇目瞪口呆——半個太陽搖搖晃晃,光芒無比鮮嫩,它們涂抹在冰面上,巨大的冰面一片酡紅,整個世界一片酡紅,分外妖嬈。

就在這樣的妖嬈里,大智有了意外的發現,一把椅子孤零零地擺放在 中堡湖的湖面上,它的背正對著大帆船。就在平整而又光滑的酡紅里,這把椅子突兀了,散發出非人間的氣息大智估算了一下,椅子離冰窟窿的距離大概也也就是四五十米。大智滑過去一看,是—把普通的椅子,左側的冰面上丟了五六個煙頭.已經凍住了。這一看大智就全明白了,×他媽的,全是那個滿嘴煙牙的女人做的鬼,她真是一個二百五,好好的大帆船她不待,神神道道地來到冰天雪地里抽什么煙!要不是她的嘴里冒出鬼火,他和大勇也不至于有這一夜——虧了沒有下雪,要不然,他們弟兄倆真的就成了凍死鬼了。

女人再一次在大伙兒面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大年初一的上午了。依照慣例,村子里響起了爆竹的爆炸聲。孩子永遠是最聰明的,他們來到了湖面,他們把爆竹橫在了冰面上,“嘣” 的一聲,爆竹貼著冰面滑行而去,然后,“啪”的一聲,在很遠的地方炸開了。大年初一真是一個晴朗的好日子,天氣晴朗得不知道怎么夸才好。只是一頓飯的工夫,湖邊的冰面上就面目全非了,黑色的爆炸點、紅色的紙屑 散落得到處都是。這正是春節的氣象,像戰后。芬芳的硝煙,血色的碎紙片,喜慶,蒼涼,還有冰的堅硬和反光 。

大帆船的內部突然響起了一陣鑼鼓聲.開始還有板眼,能聽得出彼此 的協作,也就是一會兒,鑼、鼓、缽、镲相互間就失去了配合,聲音與聲音相混雜——這哪里還是敲鑼打鼓呢,聽上去是怒氣沖沖。

女人就在這片雜亂的鑼鼓聲里走出了船艙。我們村的人終于知道了, 這個女人的活動是被嚴格控制的,尤其是白天。她的雙腳永遠有一條看不見的鐐銬。她之所以看上去那樣有派頭,是因為她雖然“想改”,但她“從小練的就是這個”,實在“改不掉”。和上一次不一樣,這一次出艙她倒是沒有拿腔拿調,從她行走的樣子來看,她仿佛是有目的的,完成什么任務一樣。她的身上還是那件軍大衣,右側的口袋邊卻有一個洞,周邊都是燒焦的痕跡。脖子上是紅圍巾,左手則提著一把椅子。她把椅子放下來,對著冰面上的孩子們拍了拍巴掌,示意她們站隊。她的舉動意義不明,沒有人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這個女人很快就讓我們村的女孩子們知道她的意思了,她已經開始給第一個女孩子化妝了。周遭的女孩子們剛一明白就圍了上來 ,她們很自覺地在女人的椅子前面站好了隊,神色莊嚴,表情嚴肅,一點兒也不再害羞。第一個化好妝的女孩上岸了,她其實是顯擺去的。一個女孩子的顯擺往往具有不可思議的輻射力,它是最有效、最直接、最深入的宣傳。我們村所有的女孩子、部分大姑娘、少許已婚婦女在第一時間得到了這個震撼人心的消息,她們沒有猶豫,她們就是想揭開生命里最大的秘密——我會漂亮到何等地步。她們來到女人的面前,隊伍越拉越長——這個大年初一獨特了,我們村無限地妖魅。化了妝的女孩子們以一種史無前例的嫵媚穿梭在巷口與巷口之間,她們像天外的來客,千樹萬樹梨花開。她們是她們,但她們不再是她們,只有她們自己相信,這才是真正的她們。即便洗一次臉就足以讓她們的生活回到從前,但是,那又怎么樣呢?鏡子與水缸會記得這一切。

民辦教師吳大眼的女兒阿花到底還是出現了。她在大年初一的上午穿上了新褂子,雖然褲子和鞋子都是舊的,洗得卻相當干凈了。她其實不敢來,但是,在她得到消息之后,她小小的心坎兒里萌發了阻擋不住的愿望。她想再化一次妝。這個小小的愿望是一片小綠芽,卻足以掀翻頭頂上的石頭。她來到了中堡湖,夾在人縫里,頭都沒敢抬。她在等,她的心思復雜了,主要是矛盾。阿花害怕那個女人,然而,阿花又必須走近那個女人。

女人其實已經看見阿花了,卻裝著沒有看見.她甚至都沒有看阿花一眼。她在忙,一張又一張俏麗的面孔在她的面前誕生了,消失了,又誕生了,又消失了。她的手是那樣的利落,在我們村的女孩子看來,她的手鬼魅莫測,不只是扭轉乾坤,還可以改夭換地。阿花望著她的手,緊張得都想哭。

再有兩個人就該輪到阿花了。女人長嘆了一口氣,丟下了手里的化妝盒。她點上一支煙,隨后就把她的眼睛閉上了。她就那么閉著她的眼睛,睡覺那樣,一口一口吸著手里的香煙,四五口之后,她把煙掐了,睜開了眼睛。眼睛一睜開她的目光就跳過了面前的兩個女孩,直接找到了阿花,她在 微笑。她的巴掌伸向了阿花,四根手指并攏起來,再往上蹺。

阿花沒敢動。女人就探過上身,拽住了阿花的袖口。阿花知道還沒有輪到自己,不肯,屁股不停地往后拱。但是她忘了,她的腳下是冰。隨著女人的拉扯,阿花一點兒一點兒滑過來 了,她到底被女人拉到了面前。阿花前面的兩個女孩顯然沒有料到這樣的情形,她們很失望,嘟囔說:“該是我們了。”

女人沒有聽見。她耳中無人,她目中無人。到了這會兒我們村的人才知道,這個女人在大年初一的上午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目的只有一個,把阿花招惹過來。女人把阿花夾緊之后就敞開了軍大衣的衣襟,一下子就把阿花裹在懷里。她閉上了眼睛,上身開始搖晃。當她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的嘴巴對準了阿花的左耳。她的嘴唇在動。她在輕聲地對耳朵說些什么。顯然,她的號召沒有得到阿花的響應,她就不停地重復。阿花又一次在她的懷里反抗了。阿花的反抗頓時就讓女人失去了耐心,女人的嗓門兒突然大了,幾乎就是尖叫。我們村的人都聽見了,她對阿花說的是:“叫!叫我媽媽!”

阿花顯然被嚇著了,這一次她沒有吐唾沫,阿花對準女人的脖子就是 一口,還好,沒有出血。阿花又一次成功地逃脫了。和上一回不一樣,阿花的這一口似乎讓女人受到了沉重的一擊,她高挑的眼角似乎掉落下來了。這個細微的變化使她的高貴只剩下百分之十,而倒霉的跡象在頃刻間就上升到了百分之九十。女人顯然是不甘心的,她站了起來,一個滑步就追上阿花。她像老鷹捉小雞那樣張開了翅膀, 她攔在阿花的前頭,終止了阿花上岸的企圖。她的臉上已經恢復了笑容,很巴結的樣子,露出了不該有的賤相。

但阿花堅持不讓她再碰自己,她只能往湖中心的方向后退。我們村的人看著一大一小的兩個女人在冰面上滑向了遠處。女人終于再一次滑到了阿花的前面,她回過頭來,開始給阿花作各式各樣的表演。女人脫下了她的軍大衣,紅圍巾也撂在了冰面上。她先是在冰面上打了幾個滾兒,然后再爬起來,沖著阿花做了許許多多的鬼臉。女人終于在冰面上開始她的表演了,她蹺起了一條腿,繃得筆直的,立在冰面上的那條腿同樣繃得筆直的,在她張開胳膊之后,她的身體就與冰面平行了,她像一只沒有來歷的燕子,在飛,冰就是她遼闊的天空。

兩個人的嬉戲持續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看起來她們還說了一些什么。女人到底有她的辦法,就在刀鋒一樣的反光里,大女人和小女人之間的隔閡似乎消融了。阿花看起來已經被大女人說動了。人們看見大女人從軍大衣的口袋里摸出了小盒子,弓下腰,對著小女人伸出了她的雙臂。她在等。她要讓阿花親自走進她的懷抱。阿花還是怯生生的,但是,終于往女人的身邊慢慢地挪動了。女人似乎特別享受 這樣的過程,她沒有接住阿花,為了延長這個開心的時刻,她故意避讓了,在向后滑。

阿花最終并沒有抵達女人的懷抱。也就是一眨眼,女人在冰面上消失 了。這個女人真的會變戲法,她能把自己變出來,她也能將自己變沒了。再一個眨眼,我們村的人明白過來了,女人掉進了冰窟窿。我們村的人蜂擁上去。冰是透明的,我們村的人看見女人的身體橫在了水里,正在冰的下面劇烈地翻卷。湖水有它的浮力,想把她托上來,但是,在冰的底下,湖水的浮力似乎也無能為力。我們村的人只能看,無從下手。我們村的人看見女人的身體慢慢地翻了過來,她的眼睛在和阿花對視;她的嘴巴在動,迅速地一張一翕。從她張嘴的幅度來看,不可能在對阿花耳語。她應該在尖叫。可是,她在說什么呢?又過了一會兒,女人的臉貼到冰面的背部了。冰把女人的眼睛放大到了驚心動魄的地步。隨后,女人的頭發漂浮了起來,軟綿綿的,看上去卻更像豎在她的頭頂。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