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途 >>乾坤摘詩 >> 詩人譚克修:她的花籃里藏著一把剪刀
详细内容

詩人譚克修:她的花籃里藏著一把剪刀

时间:2020-03-10     作者:譚克修   阅读


詩人簡介:譚克修,1971年生于湖南隆回,現居湖南長沙。出過個人詩集《三重奏》。曾主編《明天》詩刊。

Tan Kexiu, born in Longhui of Hunan Province in 1971, now lives in Changsha. He has published his personal poetry collection Trio. And he was the editor-in-chief of the poetry magazine  Tomorrow .

 

■ 爬山虎

 

你把濕氣注入我身體

想在我頭上長出葉子

我若在書桌前枯坐一個夏天

你會把葉子長到肺部

那里滿是二氧化碳

將左邊的心臟,當手電筒

就可完成光合作用

往下是消化系統和排泄系統

有你需要的養料

再往下,會有危險

生殖系統是一個女人的地盤

她每晚要檢查

她的花籃里藏著一把剪刀

再往下,是南方腹地

今年春天,它派了一窩螞蟻

駐守膝蓋

只有這炎炎夏日

螞蟻才會去洪山公園覓食

去桃樹下抬一具蜻蜓的尸體

但我知道你想去南方

你的目的地,是越過南方

抵達我不再動彈的腳底

 


■ 螞蟻雄兵

  

夕陽將高壓線塔的影子不斷拉長

以迎接一支悶熱的螞蟻雄兵

它們從古同村長途跋涉而來

歷經四十年,才在無人問津的

洪山公園,找到新的巢穴

這些二維生物,視力一直沒有進化

看不見三維空間投來的眼神

它們根據經驗判斷

云朵將在今夜完成一次集結

它們沿著高壓線塔的影子,一路往西

它們不知道,自己的爬行

正在使地球反向轉動

在高維度空間弄出了巨大聲響

 

 

■ 菊花

 

姐妹們都已出嫁,穿走了

名貴的春、夏。留給你

一身破敗的秋,和遍地霜花

 

向陽的山坡,陽光淡漠

微風已涼,已經聽得見冰雪的腳步

一片落葉旋轉空中

告訴你一些絕望的話

 

滿坡的果實,姐妹們的孩子

紅光滿面,壓彎了九月

壓彎了人們的目光

誰還看見,這些低處的

點著愛情的小小火把

在秋風中不住地搖晃

 

1993,西安



■ 古同村

 

古同不是一個四面環山的村莊

是一個橫放在坑里的收音機盒子

當老銀杏樹冒充天線在晨光中伸出

公路上的汽車和摩托就會提高調頻噪音

讓你收聽雞鳴犬吠,老人咳嗽,孩子的乳名

和一個瘋女人的歌唱

到了夜晚,收音機將變成洗衣機

把月光和月光下的勞動,婆娑的樹影

老人的孤獨,女人的寂寞,小孩的啼哭

全部放進去滾動

不需要洗的是成年男人的內褲

它們已去外地,正被一些春夢高高撐起


 

■ 年關的雪

 

一首詩缺席,這一年已不能完成

是否我迷失的神色,讓欲言又止的

天空,突然抖落無窮的詞匯

 

無窮的雪,從天而降,仿佛

奔逃,步子凌亂,急切

但不嘈雜,不放棄小聲的合唱

 

但越來越絕望,夾帶著細碎的

哀傷的寒氣,更像

從一首受難的詩里閃出

 

整整一年的雪,聚向

年關。市民加速奔波于物質的意志

誰還能騰出一雙抒情的手?一束

 

失重的目光?我剛走出戶外

就有幾片雪花找到我

找到了她們加劇的

 

絕望。我用出城里最流行的隱喻

不能安頓漫天無辜的雪

卻觸動了一場更大的雪

           

1995,1,西安

 


■ 蟬鳴

 

這不是什么秘密:把枯燥

裝進音箱,把音箱嵌入體內

再置身于六月的驕陽,一按鍵

就是這種持續的顫音

 

音色如此悶熱、粗糙,永遠

與夢幻無緣。所以屢屢闖入

一位青年的午眠,讓他錯失

夢里邂逅的美女,新遷的豪宅

 

若說它一味地拉長、拉長——

拉長了夏日的悶熱,股民失望的臉

為什么一小節、一小節地

縮短了那失貞少女的天真盤算

 

小小的身子,壓縮了這么多

干燥的聲音,要忍受的沉默必然漫長

它廢棄了低音,抽空了旋律

用喧嚷應和著城里的喧嚷

 

卸吧!卸吧!把捆在身上的聲音

一口氣卸下,唱出夏日的好時光!

                   

1996,長沙

 


■ 公園里的秋天

 

倘若城里的繁華,挽留住

夏天的悶熱,倘若氣象員的

一張嘴,修改了時序的更迭

偶然的雙休日就難以使人

驚訝:秋天已蜷縮在城南的

公園。像一只發抖的蟋蟀

依偎著一片殘瓦、一塊斷磚

 

園丁收起了除草機。他的工作

更加復雜:擰開龍頭

阻止湖水隨著秋天消瘦

卻如何阻止

空氣中的陽光一天天稀薄

腳下的土地一天天冷卻

 

雙休日的愜意,不能安頓一溜

小跑的北風。新建的友誼賓館

高過了眾鳥的飛翔,不能

下榻一隊被北風追趕的雁陣

 

當北風暫歇,世界多么寧靜

如果不是一片樹葉在寧靜中飄落

 

1997.11.12,長沙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