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當代文壇 >>綜合 >> 延河有約:作家與時代的關系
详细内容

延河有約:作家與時代的關系

时间:2020-03-01     作者:柏相   阅读

時代是作家的土壤,作家是時代的清潔工。時代會借由諸多介質來影響作家,作家也影響時代,但真正的作家,絕不會通過大眾傳媒來影響他所處的時代。


  在這個技術語境對精神語境愈來愈有優越感的時代,在這個物質欲極容易擠壓價值觀的時代,在這個農耕修辭或者說以農耕文化為其言說背景的寫作與大多數有精神追求的人的閱讀預期落差越來越大的時代,我們的作家如何在這塊已經脫胎換骨了的似新也舊的廣袤星球分疆裂土,確實也面臨著一系列全新的前所未有的新問題。


  在我個人有限的閱讀視距之內,刻舟求劍,對!就是刻舟求劍,還有“復制粘貼”,這是當前許多作家與作品的新常態。除了刻舟求劍,還有掩耳盜鈴,或者指鹿為馬、葉公好龍與揠苗助長式的滑稽。


  作家最主要的任務之一,就是要在價值界限與精神層次上一直不間斷地回復或者回應他所處的那個時代。如果說,生活是撞鐘的木樁,時代是被不斷撞擊的鐘,而作家,或者說作家的作品,應該就是那口時代之鐘被撞發出來的聲音。可惜這樣的聲音太少了,也太小了。


  在我個人的眼里,時代是繭,作家是蛹,能破繭成蝶的蛹,才是那個時代真正的文學大師。在我個人的眼里,中國文學在世界范圍內還沒有獲得主體地位的主要原因,不是方法問題,也不是知識問題,而是許多作家對自己所一直生活的大地上所發生的一切物事的認識問題。作家不是學者,不是任何一種哲學或者學術思想的文字圖解師;作家也不是政治家,更不是社會活動家。


  作家絕對不能把自己等同為一般意義上的老百姓。作家不是時代小丑,靠取悅時代活命。作家就是作家,靠作品立身,靠作品說話。作家也從不埋怨時代,只默默地從時代之中不斷地汲取他所需要的營養。真正的作家,就像污池里的一株蓮,不感恩污池,亦不腹誹、憎恨或者詛咒。 


  ——原載2020年第2期《延河·下半月》“延河有約”欄目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