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專欄 >>90后男詩人 >> 唐伯貓:假如鎖住馬蹄(組詩)
详细内容

唐伯貓:假如鎖住馬蹄(組詩)

时间:2020-02-28     作者:唐伯貓   阅读


詩人簡介:唐伯貓,生于1998年,江西吉安人,南昌航空大學,本科在讀。



假如鎖住馬蹄(組詩)

唐伯貓


■ 抒情


“后山的覆盆子紅了”

父親在電話中如是說到

還有老了、舊了

都是他常提到的詞,因此

我深諳時間的具體表露形式

包括你以一張略微生疏的面孔

突然親切地喊我的小名

而可供聯想的僅有

抽屜中一封皺巴巴的情書

記得上面的句子幼稚而清新

如同曾經某個明朗的早晨

微風吹軟松針,我們各懷心事

在窗臺晾曬隔夜的雨水



■ 看山


我鐘愛于懸崖的割裂感

流水直下,萬物參差不齊

伐木隊向春風揮動斧子

吶喊聲貫穿山谷

我們早已習慣這樣的殺生

像默認了各自歸于塵土的宿命

頭頂兩朵烏云互相推搡

下在山里的雨還會下進城里

看山的人常在黃昏回家

他早已老無所依,在門前豢養了一群

可愛的石頭



■ 冬至


誰也不會輕易懷疑

一個叫人生疼的季節

即使是風雪本身

云層太遠,它并不屬于人間

院子里的狗叫,貓也叫

仿佛在不斷闡述各自

互不相通的痛苦

傍晚,父親伐盡了茶樹

我匆忙把它們塞進了柴火灶里

怕春天來時

又只能從遍地的傷口說起



■ 


金屬堅定地扣住

聲響拉住兩扇破舊的木門

日子重復,總有一個要先離開

另一個巴巴地活著

山水兀自流轉

我心生關于這個季節的妄想:

假如鎖住馬蹄,

鎖住漫山遍野的蕭蕭木葉

就會有自由而溫柔的風

投奔于我荒無人煙的村子

就住下,就摩挲起斑斑的銹跡



■ 圓月之詩


屋檐的雨水轉動剔透的珠子

河流的汛期即將到來

即將被人拋至腦后,仍舊是五月

還不知道如何向你描述親切的河岸

告知你一株油桐逝世的消息

以及它在老人手中,在火塘的樣子

我還會提到恍惚的街燈

每道路基下都漲滿落葉

已經很多個春天了

我們想留住的還仍未得到

而這小小的遺憾還在某只飛鳥的口中

銜著,替我們轉述鐘聲

我們終會在某個深夜里同時醒來

懷著同樣潔白的失落感

像南北兩枚干凈的圓月,還未曾謀面



選自《星星》2020年第2期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