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文 >>詩人風采 >>女詩人 >> 索妮婭詩歌:我只一句一句在人群中行走
详细内容

索妮婭詩歌:我只一句一句在人群中行走

时间:2020-02-21     作者:索妮婭   阅读


索妮婭.jpg


詩人簡介:何蕾,筆名:索妮婭(sonia),北美中文作家協會會員,加拿大中華詩詞學會會員,加拿大大華筆會會員 。 曾在“白晝之月” 詩歌大獎賽中獲首獎嬋娟獎。出版過兩部長篇小說,并被加拿大部分圖書館收藏。其中長篇小說《戰爭紀事》被評為暢銷書。近期還出版了《時光流韻》詩集合集。《石路花語》微刋特約作者。其作品散見于中、港、北美媒體及網絡。


■ 冷兵器對峙之時


我只一句一句

在人群中行走

沉浸在,暖與寒流之間


我做夢時,敬畏狂熱

不曾大打出手

或像山巒崩倒,江海咆哮


我只牽一縷云

看它悠遠綿長

在陽光傾瀉中,清靈透亮


潛入一片陰暗

又躍進一片光明

在冷兵器對峙之時

唱一曲溫暖的歌


希望干裂的土地

在歌聲中合攏

深根的呼吸

沿著古老的葉脈

舒展流暢



■ 拯救你的狐仙


我是你膝上的纏綿 

眉梢上的影 

唇邊吹散的半粒塵纖 


我在陽光里,色彩斑斕

 閃爍迷虹

入夜化仙音裊裊 

縹緲的歌幻 


我在三生夢里 

飛來往復 

牽情絲萬縷 

織成七彩錦緞 


我在燈前 

搖你夢中銀鈴

不尋功名 

但求你意醉情迷,嬌癡寵戀 


我是寒窯 

伴你夜讀的狐仙 

金榜時也讓你難舍依眷 


魅惑著你千年萬年 

成就了你世世純情 

千古癡心不變



■ 如果還愛 


互相陪伴 

大風刮起樹上的葉 

滿世界都是散亂的飄零 


我們一直走走散散 

向著彼此的方向努力聚攏 

氣流,吹亂了 

忽遠忽近的距離 


但如果你還愛著 

還遠遠地,彼此伸著手 

心還怦怦地跳


我們就會在一起 

就會相依著 

走過一生 



■ 愛 情 


掛了一層灰 

堆積在曾經 

點著香爐的綠紗帳 


堆積在落滿 

櫻紅的黑色泥土 

你遠去的身影,隨風飄 


小姜餅的外殼包裹著 

白色糖霜 

有甜甜的心臟 


已久遠 

外面那層灰,越積越厚 

思念 

像春天鉆出的綠芽 

在枝丫間,瘋長



■ 月光解開黑夜的外衣 


和你比退潮 

洶涌的海浪轉瞬移退千里 

留下嶙峋的巖 

和帶不走的氣泡 


奔忙的蟹 

細數它一步步驚悸

見不到波上星 

在裸露的沙灘 

和遺留的海藻共枕寒涼 


夜停止了喧囂 

遠方的地平線 

搖曳著銀色光 

那是月的手 

將黑夜的外衣,一寸寸剝離 



■ 情人.玫瑰 


其實我也想你 

像遙遠的青山下 

掩埋的一陣心跳 


像畫中的影像 

平添了 

五彩神秘的呼吸 


在天空的另一半 

朗日游走在你額頭 

霞光撫摸著你頸項 


我也貼你越來越近 

能碰觸你,微張的紅唇 

和手里捧握的----玫瑰 



■ 雪 


如果這個世界 

奇冷無比 

天,就會下一場雪


如果大地陰朦晦暗 

雪,就會覆上一片

 銀亮的潔白 


如果怪石猙獰,枯枝嶙亂 

雪就會落下它

 一層又一層的松軟 


雪融了,花也就開了 

鳥飛回來,江河變暖 


雪鋪滿 

每一個骯臟齷齪的角落 

讓純真的孩子在它的白毯上

嬉笑歡顏 



■ 往事無霜 


我從枝頭跌落萬千片葉子 

萬千朵花 

我被風帶走 

飄到很遠的地方 


我跨過山越過海 

穿過蒼茫原野大地 

凌亂的羽翅 

在墨色中融入月光 


我不停地尋找血脈 

忍受酷暑冰寒 

我學會像候鳥遷徙 

銜起楓林外撒落殘陽 


我在天地間盤旋 

棲息古老皸裂的古木 

看它伸向天邊,開枝散葉

一抹猩紅的晚霞

 涂抹它 

映照它,往事無霜



■ 回形針  


一圈一圈收回 

探出的手臂 

抖落有重量的呼吸 

在驟然彎折的跑道上 

摟抱自己 


無邊界伸長 

刺穿天邊云彩的脈絡 

卻一點一點止住 

反身環看 

巨大空曠的虛無



■ 夢境里 


夢境里伸出手臂

讓墜落的雨水 

不要再滴 


我們一起去騎車吧 

去一座小島 

看陽光下的椰樹 

在暖風里輕搖 


世界永遠奇形怪狀 

無窮盡的詞語 

不停歇地尋找 

突圍變異的力量


我只在乎你 

和你口中的那支歌 


我們將歲月,貼在 

時光的光柱上 


天空的瞳孔越升越高 

我們的笑,也無聲無息地 

飄散成粉末,碎裂成塵霾



■ 戲劇舞臺 


當所有的掌聲 

雪花般向他飛落 

他枯枝般,懸掛臺前 


過往的云煙 

在優美的沉迷中 

一浪高過一浪 

那尖利的訴求 

揮舞著明晃的光之劍 


血的花 

開在白色沸騰的水下 

交出去一生 

在劫掠之后悲天憫人 


C,最尖銳的頂點 

當臺下的掌聲雪花般飄落 

他像枯枝,像枯枝 

懸掛在臺前 



■ 高速路 


高速路,在眼簾 

無限延長 

灰色的彎轉,一望無際的前方 


窗外的風景 

在提速中掠過 

震顫中模糊了 

原野涂抹的牛羊 


耳畔是風嘯 

聲音無法聚焦 

高速路 

在精疲力竭的瘋馳狂奔中 

終點找不到句號



■ 哈哈鏡 


你變形了 

在哈哈鏡里 

出奇的偉岸 

出奇的渺小 

這一切,在鏡里成真 


你相信你的頭發你的眼睛 

你的鼻子你的紅唇 

你相信被扭得彎彎曲曲的線 

表情荒誕不清 


卻忘記了哈哈鏡 

它在偷著樂 

它望向你 

和被你拋在腦后真實



■ 山之念 


森林變化了游泳的地點 

世界走在我的后方 

山和海,是凹和凸的鑲嵌 

世間妄語散發無數評說 


風只淡淡地 

朝它刮起的方向 

席卷之地 

不問對錯由來 


那些本也是沒有的 

山之念 

靜默地坐落 

林藹深處是一座禪堂



■ 女 人


植物 

從冰涼海水泡沫里鉆出 

爬上藤臺 

凝望她的眼 

凝望多年前鋪展的綠 


是長長齊耳的發 

影子隱在春天嫩荷的敘述里 

擘一枚皙白的臂 

風,細語輕聲 


他們在膝間 

講著沒完沒了的故事

在若干年中 

一直沉浸其間 

每次他看見海 

就看到她的海岸線 


鎏金的碎銀 

懸浮在柳綠的枝葉 

蔓延流淌過 

夕陽猩紅的絢爛



■ 白色情侶 


你向我心底,射入 

最柔的一束光 

那如水般的愛戀 

便為你輕揚 


我順著白色的暖流 

隨你回故鄉 

手牽著手兒 

空氣里,絲絲甜的味道 


到處都掛滿 

相互凝望的深眸 

空中還飄著天籟 

落滿溪流小徑 


時間不再騎馬追來 

白色的山道上 

霧飄扯成長長的婚紗 

包裹住人間傳奇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