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小說書評 >>小說評論 >> 楊不易讀凸凹長篇歷史小說《湯湯水命》
详细内容

楊不易讀凸凹長篇歷史小說《湯湯水命》

时间:2020-01-04     作者:楊不易   阅读


作家簡介:楊不易,70后小說家。作品見諸《中篇小說選刊》《長江文藝·好小說》等專業文學期刊。出版有都市情感小說集《偽單身時期》、情感隨筆《火槍與玫瑰》、紀實文學《窄巷子寬生活》等。


重構李冰傳奇,再現戰國時代蜀地風云

——讀凸凹長篇歷史小說《湯湯水命》

楊不易


都江堰,天下聞名,至今仍澤潤成都平原,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李冰,也是天下聞名,主持修建了都江堰水利工程,傳奇故事流傳民間,前些年被評為四川十大歷史名人之一。都江堰水利工程,還擺在那里。但李冰這個人,從何處來,又往何去處,歷史上卻眾說紛紜……


“生卒年不詳,出生地不詳……”關于李冰的準確記載實在是少之又少,這對第一部正寫李冰的長篇小說、第一部完整呈現李冰生平的文學作品,和它的作者凸凹來說,是個麻煩,也是優勢。麻煩在于,李冰明明是一個真實人物,但因為缺少現實材料而更像寫一個虛構的人物。優勢在于,歷史記載少一些,虛構和發揮的空間就更大一些。這畢竟是一部小說,而不是學術著作。


歷史小說總是不大容易讓讀者滿意。過于忠于歷史,容易無趣。想象力過于豐富,又被斥為戲說。


而凸凹,顯然是一個嚴肅的創作者,并沒有因為李冰模糊的身世,就坐在書房隨意戲說。而是從嚴謹的考證入手,盡可能多地掌握歷史文獻,并沿岷江、沱江主流支流等實地踏勘。隨著湯湯之水,尋找李冰設計修建都江堰的內在邏輯。然后,才將歷史文獻、古蜀國傳說、蜀中地理、先秦百家、戰國風云,一一勾連編織,生動而溫暖地將面容模糊的李冰,塑造成了一個有血有肉、有愛恨情仇,活生生的人。


《湯湯水命——秦蜀郡守李冰》(四川文藝出版社2019.11)中的李冰,居住在蜀山天彭闕云層里的魚鳧王口中的李冰,是蜀地人,末代魚鳧王的后裔,陽平山寨寨主的小兒子。故事從秦并巴蜀開始講起。秦并巴蜀后,設蜀郡,又封蜀侯,但蜀地還是治不好。在一次秦軍追叛的行動中,陽平寨在有意無意中被誤傷而覆滅。冰,從此開始了逃亡,或者說流亡的人生。


還是個幼兒的冰,和族人從湔水入沱江,再沿長江,一路東躲西藏到巴、楚交界處的枳地,卻又無意中卷入秦楚兩軍的紛爭中,最終全族滅亡,僅留下冰和母親,還有收養的同族義妹。冰最終還是沒能逃出秦國天下,反而去了秦的都城咸陽,并在那里求學,先從墨家,后從道家,得姓李,并成為名滿天下的水師。


李冰也曾回蜀地,或筑城,或祭祖,或著《水經》,或愛上一個女人。而最終,卻以郡守的身份回到蜀地,以治水而治蜀,歷18年建成都安大堰工程,即留傳后世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其間,又興蜀中鹽鐵產業,促成第一次大規模移民入蜀。從此蜀中再無水患,而是水旱從人不知饑饉,蜀地成為天府之國,蜀文明才真正融入中原文明,成為中華文明源起之一。


正如作者凸凹說的那樣,《湯湯水命》不僅是在寫李冰的一生,更是在寫那個時代。群雄紛爭,百家爭鳴,同時,也是一個英雄輩出,開疆拓土,動不動就顛覆人類認知的時代。秦并蜀,給蜀帶來劃時代的變化,而秦滅六國統一全國,更是為中國的歷史版圖奠定了基礎。于蜀和蜀人而言,也是拓寬了視野,帶來了革新,從偏守一隅的“蠻族”,而成為中華文明版圖的重要一脈。


李冰的命運,就是那個時代最生動的注解。作為土生土長的蜀人,因為秦而逃離故鄉,最后卻又以秦郡守的身份回到故鄉,為秦治蜀,實際上也是為蜀興蜀。當水患被治理,鹽鐵產業興起,百工入蜀,讓蜀地的經濟和蜀人的生活,都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跟李冰相關人等的命運,同樣是那個時代命運的注解。如李冰之兄淼,陰差陽錯成了反抗首領泮的義子,成為反秦的人。但兄弟二人都接受了時代和命運的安排,同時作出自己的選擇,一個忠于秦,一個帶著反抗軍離蜀尋找新的天地。李冰的義兄嬴漪,忠于秦國,真實的身份卻是蜀國太子之后,他又何去何從?


還有李冰的母親,李冰愛過的桃梟,蜀地豪強金淵,還有那些參與都安大堰工程的蜀地土著,遠道而來的百工,又何嘗不是在時代洪流中作出了自己的選擇。人的選擇,就是時代的選擇。人的選擇,就是安居樂業,快樂而富足地生活。天下大勢,如同湯湯之水,只有順勢而為,才能以己之力去馴服它。這就是李冰的水命,都江堰的水命,也是蜀地的水命,天下大勢的水命。


我以為,《湯湯水命》的成功之處,正在于此。小說所有的線索和故事,雖然都著眼李冰這個歷史人物,卻堅定地以治水為引擎與脈動,成功地將各色人物串綴在了一起,從秦王到百官,到最底層的百工、土著,塑造了一個時代群像,且每一個人物都鮮活而豐滿,都有著深刻的寓意和象征,由此而呈現了生機勃勃的整個時代。


這讓我想起凸凹的另一個長篇小說《甑子場》。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甑子場》跟《湯湯水命》是相反的。《甑子場》故事發生的地方,只是一個場鎮,出場的人物更是十分有限。但小說仍然成功將宏大的時代故事,講得精彩絕倫。可見,凸凹在這方面已經做到爐火純青,游刃有余。


當然,作為詩人,凸凹在每一部小說里,都會將詩性傾注在故事和文字之中,《甑子場》如此,《湯湯水命》亦如此。除了文字充滿詩性和張力,對于李冰生平的演繹,也幾乎像一道詩,浪跡于蜀地內外的李冰,則像一個以水為紙筆的流浪詩人。他逐水而治的行跡,讓人想起在水邊高歌的屈原,也讓人想起浪跡四方的李白和杜甫。他讓《水經》歸于水而順水漂零的行為,比寫詩更具詩性,簡直就是詩的行為藝術。而故事以蜀山天彭闕云層里魚鳧王之口講出,鮮活又如蜀霧般迷蒙,何嘗不是最浪漫和詩意的表達。那些原本存于古書中的蜀地山川、城鎮、建筑的地望,經過時空對位、虛實對位的楔嵌與榫卯,也是詩意與現實的生動對接。


李冰的一生,以水彰名。而凸凹重構李冰的生平故事,以“湯湯水命”之名,通過一部長篇小說,成功地再現了戰國時代的蜀地風云,以及蜀文明融入中華文明的時代大勢和各色人等的命運。

 

2019.12.14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