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網絡文學 >>網絡作家 >> 訪網絡作家月關:突圍“網文寒冬”
详细内容

訪網絡作家月關:突圍“網文寒冬”

时间:2020-01-01     作者:書香拾貝   阅读


“網文寒冬”已至


“如果要用一個詞去總結2019年網絡文學的話,‘寒冬’一詞來形容再恰當不過,很多以寫網絡文學為生的寫手在這場寒冬里一蹶不振,也有很多人另謀出路,尋求機會。”12月8日,在柯橋笛揚讀書會上,網絡文學作家月關如此說。


月關被譽為“網絡小說歷史之王”,擁有數以千萬計的粉絲,其代表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錦衣夜行》等。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寒冬,月關也感受到了絲絲的涼意。


所謂“網文寒冬”,最明顯的表現就是作品被大量下架。2019年對于網絡文學,是受影響較大的一年。作品審核的收緊,首先從傳播力更強的影視行業開始,隨后波及了網絡小說領域。數十家網絡小說經營平臺被約談,上萬部不同類型的網絡小說被下架處理。月關說,小說閱讀用戶整體數量上升,但平均閱讀時間降低;用戶閱讀付費率降低;新老平臺開始追求精品化,作家投稿過稿率降低;網文IP版權交易遇冷,網文改編劇普遍不景氣;資本投資網文越趨謹慎,持觀望態度。這種種,都是寒冬的表現。


在交流現場,很多網絡寫手都有共鳴:“今年明顯感覺到稿費的降低。”“在2018年末完成一部小說,打算再創作新文時,明顯感覺到網站審核力度加強了,修改了十幾稿之后才過關。”……


“任何行業發展到一定階段,都會出現一個瓶頸。我曾經有預期,網絡小說的紅利期可能會到2017年,所以面對2018年末開始的這場寒冬,我并沒有感到意外。”月關說。


“同質化嚴重,缺乏創新,故事情節太脫離生活,內容生產偏移主流價值,這些問題,在網文發展的過程中,是日趨嚴重的,這和創作者本身是有直接聯系的。當行業需要有一個規范或準則的時候,很多作品便成為了被打擊的對象。”月關分析說,內容生產具有傳播效應,當不良的內容形成傳播力的時候,對社會而言,還是存在一定的負面影響。


正能量傳播大有可為


在月關看來,新的娛樂方式的出現,轉移了很多群體的注意力,短視頻、手游等的沖擊,對網文而言也是影響巨大的。


“還有我看到的是資本的退潮。在這之前,很多資本看中網絡小說,一般是網站排名前三的小說,他們會把版權先買來再說。但在隨后的IP運營中,發現效果并不是很好,這和小說本身可能不適合改編或改編過程粗制濫造有很大的關系,資本在試水之后,會立即選擇止損。這便有了風光之后的蕭條。”月關說。


正能量傳播大有可為


在交流中,月關還分享了自己投身網文創作的經歷。


“網絡普及開來的時候,是網絡文學出現的良好契機。當年我給出版社投稿的時候,周期很長,還要看編輯的個人喜好。我又一次投稿,過了許久,打電話過去,說稿子還沒看過。其實這種互動性的不足,導致很多人創作小說缺乏動力。但網絡小說不一樣,它與讀者的互動很頻繁,對創作者而言,是提供動力的一種很重要的方式。”月關說。


月關也有去網吧下載小說的經歷。“那個時候,電腦端閱讀并不方便,一般都會下載下來,放到一些閱讀軟件上看。”


“我是在閱讀了差不多半年的網絡小說之后,才有了著手寫作的沖動。在第一部作品的創作上,我就對自己有交稿的要求。”月關分享說。


“做好準備再去創作,這是我自己的經歷,也是諸多網絡寫手應對網文寒冬最好的辦法。這場寒冬,磨練人的文筆、毅力。如今,市場雖然有所收縮,但在嚴格的審核機制下,也涌現出了很多精品。這是一次先破后立、重新洗牌的過程。”月關說。


在交流中,月關不乏勉勵。“在我看來,寒冬下孕育著很多機會,它打破了很多固化,比如之前,很多讀者注意力會投向我這類作者的身上,因為讀者知道你內容生產有保障。當標準提高之后,更多優秀作品呈現,讀者就會有所選擇,這就給予了新人機會。”


此外,月關還提到了渠道的價值。“我們在看到抖音等平臺巨大流量的同時,也看到了一些機會,現在已經有不少網站借助該類平臺引流,吸納更多讀者。我覺得人的娛樂需求是多層次的,他消費一些快捷的,也消費一些深層次的,前提是內容生產要得到質量上的保障。像電視劇、小說,在故事構筑上,是短視頻不能比的。此外,當下的影視改版,愛奇藝、騰訊等大的視頻制作網站,也向新人敞開大門,只要內容夠精良,就有很大的機會。因為在前期的試錯之后,他們更加注重內容。”月關說。


“網絡小說創作是一個相對孤獨的過程,環境相對封閉,我覺得大家要多參與社會交流、社會實踐,觀察生活,融入創作。在這場寒冬中,孕育出很多機遇,很多網站在征文,有機會都可以去參加,比如扶貧題材、冬奧會題材等,這些類題材的網文還沒有大量涌現,而網站恰恰比較重視,也利于獲獎以及改編成影視劇。”月關這樣認為。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