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評乾坤 >>中國詩評 >> 評詩人肖七:要這樣,走一回
详细内容

評詩人肖七:要這樣,走一回

时间:2020-01-01     作者:陳世迪   阅读


“要這樣,走一回”

陳世迪


凌晨五點,七空間終于寂靜下來。8個小時之前,詩國星空在七空間舉辦了星空詩簽100期視覺藝術展開幕酒會:詩仍是夜空中的發光體。酒意彌漫在我的臉,坐在那里,發了個視覺展的朋友圈:詩和詩正在漂移,賜予我們輕逸的夢/像夜晚的蒲公英,帶來微風和光。


然后翻開手機里肖七的詩作,我的微笑不時顯露出來。如果不是詩國星空的推發,肖七的詩歌近作,幾乎是秘而不宣。讀一個老朋友的作品,我視為體驗“感受力的秘密”。(和肖七交往的二十多年,我在他身上感受到種種慷慨的品質,甚至能看到多個身份:君子、俠客、歌者……有時難免感嘆:多才多藝的他,如果專注于某種技藝,將會抵達怎樣的造詣?)偶爾抬頭,七空間的七盞燈明亮如故,我分明看到一個溫厚的詩人展著笑意。


肖七是抒情的,他揣懷著“古典的情結”,在詩行里進行空靈、舒緩而溫和的呈現,并歸于一個向度:愛。詩對于他來說,是光明之旅,是古典與愛的歸程——這是他的精神秩序,并融入他的生活和思索。譬如《秋山》,憑著父愛寫下的詩,是自然而然的流露——盡管有過幽暗的一瞥,更多是明媚的向往,于是我們瞥見作為秋山的父親:“宋詩一樣”的秋山,既是象征也是意象,深厚的愛藏匿于詩行,父親的身份乃至理想,和對女兒的“描摹和愛”交織在一起,于是有山水相依的靜謐與安詳,有暮歸的影子與竹林,有白梅與人間清氣,有“了然于胸”的期念與“應有理想”的信奉……這是一個父親的形象:幽婉,深情和明智,也是一首詩渴望抵達的意境。區別于縱深式的敘述推進,他有著“深入淺出”的古典式處理,類似王國維推崇的“境界”:其志清峻,其旨遙深。


有一刻我猜想,如果肖七讀布魯諾·舒爾茨的“父親”,會有怎樣的悲憫?同樣出于父愛寫下的《喜歡奔跑的陽光》,從兒子的三句話展開,乍看有些失衡,再看是緊密的“愛的引導”:一個父親向我們分享“兒子的發明”,父式的諄諄教導,如此真摯,如此厚重——愛使詩深邃,已不是詩歌的秩序能概括。一首詩該有的模樣,首先是真實的聲音。或許對肖七來說,詩的好壞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傳遞“愛的凝視”與“無處不至的飛翔”——畢竟父愛的方式,是扎根大地的飛翔。詩歌是寫下珍重的東西,有著對生命最誠摯的尊重。


《秋天,遂想起》也寫到“秋山”,“我無法隱瞞故事直至喪失言辭 /我除了與自己狹路相逢 ”,一個詩人俯視過往、記憶和自己,最終和詩歌對峙著,保持著一顆詩心的溫度。他的詩并非在在修辭和理念中冒險,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展開抒懷——“哪怕我看見過力量,生長和收獲/哪怕從此以后,任何包袱再無秘密可言”,不知為什么,讀這二行詩時,想起賈島的二行詩“知音如不賞,歸臥故山秋”,我似乎窺探到肖七的心境,亦隱隱有個想法:愿他進一步宏闊,有賈島參透山林寂靜的心志。


步出七空間,雨落下來,幾乎沒有聲音,密集如暗線……額頭有點涼,不知喝了不少酒的緣故,我的心額外地暖和——雨像一場意外,這是冬天里第一場雨?雨似乎從肖七的詩歌漫出來,想起《雨水》:“你萬千針線穿插疏疏密密/這兒一針,那兒一針” “今夜落下來的/那是前前半生的一截河流”…… 坐進的的汽車里,朝司機打了個招呼,司機說他剛上早班,問是不是等了很久。我笑了笑,說十分鐘左右吧。然后是沉默,我異常清醒,像置身生活的另一面,進入“茫茫黑夜漫游”——在等車的時間里,老K從微信發來一句話:人生是虛無嗎?我清楚老K徹夜在創作一個電影劇本,試圖在一個封閉的環境描述一個撕裂的世界。他得意于某個場景的營造,“想象一下,一群蛆蟲式人物在精美的蛋糕里漫游……”我和老K聊起塞利納、福樓拜和《絕美之城》,并把肖七的詩作發給老K。老K說:“莫名地想起戴望舒、廢名,肖七是一個有古意的人。可我更偏愛《在湛江海濱公園》,可能接近我的寫作理念。”


我承認,《在湛江海濱公園》帶給我一絲陌生的喜悅,盡管是首短詩,有著日記式的記錄:詩人站在隨性的一邊,卻剔除“古意纏繞”的語言,傳遞出“平實的敘述”。這首詩于肖七是一個意外?但我早已在《石灣南》《日記》看見他的“自覺的變化”,它們不再是古典語言的跳躍與呈現,而是“相當質樸的敘述”的層層推進——敘述不是決絕于抒情,而是抒情的內斂、再生與曼延。“要這樣,走一回”,一個用情已深的詩人,下一刻的狀態是:至深。詩藝的打磨伴隨終生,每個詩人都渴望著“發明”——發現適合自己的寫作方式,明確自己的寫作之道。類似普魯斯特理解巴爾扎克:摩挲一面沒有風格的鏡子,他捕捉到文學的召喚與創造的激情。


在車窗上雨點攏聚,離散,漂移,以顫動的方式磨損著城市的燈光——每一次移動的光,仿佛測量黑暗和空間的深度,斑斕而迷離。每一次看見,我似乎強化于幻覺。忍不住抽出手機拍攝,鏡頭之下,雨點像焰火般鋪展,帶出轉瞬即逝的狂歡。我的心在攀升,攝取的街景化為雨和光的幻象。我仿佛活在一幅幅抽象畫里。我身上的虛無感漸漸消失。想起肖七在《湘西鳳凰》的詩句:如何點燃胸膛一些固執的火苗/請允許我安靜一下/走走石板路趟趟彩虹橋/然后沉醉著/回家”……再過三天,進入2020年了,是凌晨,是雨夜,我正在沉醉著回家。“要這樣,走一回”,我笑笑,仿佛重復著語言的輕重。于詩人來說,鏤刻在記憶之中的人事,必然以詞語的形式展現。一首詩充盈著講述,其實是敬畏。我想起對老K說過的話:還要描述愛,那怕是隱秘的,那怕是飄渺的。


人肖七2019年詩歌選輯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