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文 >>詩人風采 >>女詩人 >> 詩人敬丹櫻:風睜著智者的眼
详细内容

詩人敬丹櫻:風睜著智者的眼

时间:2019-12-31     作者:敬丹櫻   阅读


敬丹櫻 - 副本.jpg


詩人簡介:敬丹櫻,四川人。獲17屆華文青年詩人獎。出版詩集《槐樹開始下雪》。



■ 一路向西


風睜著智者的眼

目送牦牛找到甘泉,羔羊找到細皮鞭

禿鷲

找到天葬臺

 

就像轉經筒找到朝圣者

就像舍利子

找到佛陀。命數里,萬物各求所得,各安其所

我把沉默楔進石頭

任青稞酒打磨,酥油燈拋光

 

親愛的牧馬人。想起你

蒼黃的歌聲遺世孤懸,我看水不是水

看山

不是山



■ 時間


春水喧嘩是后來的事

這滿地碎雪

煎茶亦可,煮酒亦可,釀蜜亦可

 

櫻桃樹下,肉身的矮房屋等待修繕

靈魂的舊衣衫還需縫補

力所能及,無非遺忘柔軟的南風,放生多情的月亮

打翻忠貞的鏡子

 

碎雪滿地,一碰

就化了。春水喧嘩,是后來的事

 


■ 浮世


為鵝毛目測理想,與落葉

交換宿命

置身黑暗的河流,愛與恨被推向潮頭浪尖

俯瞰的風景充滿危險

 

我們是隨波逐流的順民

在上游和下游之間

摸索鼻息微弱的漁火,為一處安身立命之地

反復

搬運自己


 

■ 雪路

 

一夜之間,厚厚的積雪堆滿院落

我不敢踩上去。這神賜的禮物

多細小的聲響都是唐突

 

最精致的愛情

正是如此——

小心翼翼,誠惶誠恐,患得患失

 

但最好的愛情

是二叔拿起掃把,為駝背的二嬸

從圍墻到山下,默默掃出一條回娘家的路

 


■ 青苔


那雨滴像極了誰

憂傷的腳趾,吧嗒吧嗒一路小跑

 

順著小青瓦

順著油紙傘

順著牽牛花藍色的邊緣

 

落下來。

 

每一滴,都帶著細細的哭腔

吧嗒吧嗒,吧嗒吧嗒,吧嗒吧嗒。直到雨

落進了青苔——

 

雨啊。就該落進青苔

仿佛那憂傷,憑空消失了一樣



■ 白樺林


天空纖塵不染,就像鴿子

從未飛過。雪鋪在大地,只有曠世奇冤

才配得上

這么遼闊的狀紙

 

樹葉唰啦啦響,墓碑般的樹干上

兩個年輕的名字已不再發光。從來都是鴿子飛鴿子的

雪下雪的



■ 我們談起梨花


微風起,春水攜帶皺紋老去

星群在波光中閃爍,那人的心又搖晃起來

 

空遺恨。老去的,不止流水

那么新鮮的過往

那么潔凈的身世

那么自在的夢境

也不過與記憶,白白交換了一副滄桑的舊皮囊

 

恨也枉然。把天涯關在門外

捧起眾多悉心投遞,又被退回原址的小字。一瓣,又一瓣

她細數

這些白色淚滴,薄薄的

像一個人錯托的想念,沒有分量



■ 日暮


鳥聲呼啦啦棲落小院,又撲棱棱綴滿枝頭。

光眷顧了我。我站在塵世中央,像神的孩子。

 

美好的事物來得多晚,都值得原諒。

枇杷樹已經掛果,最閃耀那枚,是落日的偏心眼。



■ 雀子灣的松果


為了成為更好的自己

我們越走越遠

回到雀子灣,只是偶然

與雀子灣的松果相遇,是偶然中的偶然

 

沒有哪一種綻放,比它更接近結構嚴謹的佛塔

被好聞的松香安撫

仿佛自己,也擁有了某種信仰

 

松濤鳴咽

我無力阻止風,只一次次躬身

拾起更多松果



■ 擊水


水邊,老宅搖搖欲墜

推土機開過來時,你松開了握緊的拳頭

棍子哐當落下

 

無力回天。你回身望水

多少人在水里洗衣。洗劍。洗個人史。

洗罪。

水都允準——

此時,它沉默地順從夕陽

披上荒謬的紅衣

 

血絲在眼睛里燃燒

你抄起棍子,像對著怪物推土機

對著水

狠狠一擊。身體瞬間抽空

 

你緩緩收回棍子。你看不見水的眼淚也看不見

水的傷口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