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當代文壇 >>作家 >> 2019年,老一代作家向我們告別
详细内容

2019年,老一代作家向我們告別

时间:2019-12-26     作者:路艷霞   阅读


2019年即將成為永遠的過去,這一年,文化的調性豐富,告別老作家,打卡網紅書店,有傷感、有回憶,更有對未來的期盼。這一年,國內外重量級文學獎項揭曉,有回味,有反思,無論怎樣,文學真正走進大眾群體,貌似還任重道遠。


曾經大熱的諾獎,今年有些寂寞


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將2018年、2019年兩年的諾獎一氣兒頒出,波蘭女作家奧爾加·托卡爾丘獲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奧地利男作家彼得·漢德克獲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


飽受丑聞困擾的諾獎并未在今年的文學圈和公眾中獲得更高的關注度。諾獎頒出的那一刻,《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在京東的銷量瞬時達到前一周的600倍,但這顆流星轉瞬即逝,在開卷10月暢銷書榜上,并未有新晉諾獎得主的作品。


但往年的獲獎作家要幸運的多。自從莫言2012年獲得諾獎后,這個誕生于1901年的古老文學獎項開始闖入國內公眾視野。2012年,《莫言文集》在當當網上預售三日內訂購量超過十萬部;2013年得主艾麗絲·門羅的的作品在獲獎后一個月銷量比前一個月增長了近1500倍;2014年得主帕特里克·莫迪亞諾作品銷量一個月內增長240倍;2015年得主阿列克謝耶維奇的作品銷量增長近74倍。


相比之下,出版界的諾獎情結依舊。諾獎揭曉前,中國作家殘雪因高居賠率榜前幾位,引發一系列熱門話題,其文學作品“身價”一度水漲船高,諾獎情結與商業炒作牽扯不斷。


老茅獎作家,熱度蓋過新晉得主


四年一屆的茅盾文學獎今年8月16日出爐,徐懷中《牽風記》、梁曉聲《人世間》、陳彥《主角》、徐則臣《北上》、李洱《應物兄》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但不得不說的是,今年風頭最勁的作家,卻被第三屆茅盾文學獎獲得者、已故作家路遙搶走。


第十屆茅盾文學獎五部獲獎作品除了《人世間》出版于2017年11月,其余四部作品均出版于2018年,都是距離讀者相對近的作品。茅獎揭曉后,人們對當前獲獎作家、獲獎作品談論的很少,而對昔日茅獎得主談論更多,其中,路遙和《平凡的世界》“出鏡率”居絕對強勢地位。


如果說茅獎揭曉后,引發公眾對路遙的集體追憶,那么進入11月后,文學界正式迎來了“路遙時間”。今年12月2日是路遙誕辰70周年,11月至12月,光是在京舉辦的紀念活動,就有作品朗誦會、路遙老友座談會、路遙紀念會、國際研討會、典藏版《路遙全集》首發活動等,如此全方位、立體化、多角度地紀念路遙,還是破天荒頭一次。但這股熱浪中,也有業內人士直指“對路遙的研究、對作品價值的挖掘還遠遠不夠”。評論家孟繁華更是提醒,不要把路遙捧成神話,沒有好處。


今年的茅獎作品是否能深得人心,還需要時間的沉淀、讀者的檢驗。諾獎得主勒克萊齊奧今年在京發表的一番言論縈繞耳邊,“今天的文學和文化面臨著越來越高程度的專業化,文化工作者眼中的文化和大眾看到的文化不太一樣,對大眾來說距真正的文化還是有點遙遠。”在信息時代、娛樂時代,文學如何真正走進大眾群體、引領大眾,任重道遠。


書店有關門的,但新開的更多


因為商場關門,單向空間·愛琴海店將于今年12月31日停業,這幾個月每逢周末,讀者紛紛到此打卡,以溫暖的方式向書店道別。而三聯韜奮書店美術館總店則在年底重張,讓讀者們萬般期待。


實際上,今年北京更多的書店在開張,北京239家實體書店獲得2019年度實體書店項目扶持,扶持資金近億元。截至2019年9月底,北京實體書店一年來增加285家,同比增長28.1%。


和扶持政策同步的是,書店品牌意識凸顯已成為熱門話題。全民暢讀大大小小、形態各異的書店明年將達到20家。由小眾書坊延伸出來的雍和書庭進入試運營階段,其定位是“簽名本主題的精品書店”。模范書局也正在謀劃新空間的開業。


京外品牌書店集體進京,引發業內關注。西西弗書店在北京開店21家,言幾又有8家,建投書局開店2家,上海三聯書店和鐘書閣分別開店1家,這些書店明年都會有新店在京開張。來自北京的厚愛,讓這些品牌書店心懷感恩。


今年以來,新一代網紅書店紛紛誕生,不僅打卡人數激增,而且從年輕人延伸到老年人。盡管如此,真正培養閱讀人口基數、培養公眾閱讀習慣,尚待努力。書店的故事會更精彩,但挑戰也更嚴峻。


留下文字和精神,他們離開了


離別是一個傷感的詞匯,2019年,一批作家、翻譯家與我們告別,留下了他們的文字和精神。


這些離世作家中,有不少作家的作品曾收入語文教材。當年在語文課本中讀臺灣作家林清玄的學生們現在已經長大,那句火遍網絡的“歸來仍是少年”曾令多少不老的心靈豪情萬丈。文化學者、詩人、作家流沙河離世,他的《理想》曾被收入教材,如今被人們再讀重溫。《半夜雞叫》作者高玉寶上學不到一個月,卻一生著述200余萬字,是幾代人的童年回憶。


今年北京幾位重量級老作家紛紛離世,他們留下的人文傳統將不斷被追憶。趙大年曾直言“作家當官,作家沒了”。蘇叔陽主編的《中國讀本》創下累計發行1400多萬冊的佳績。從維熙用文學創作記載和見證了一個時代的發展史,其浩然之氣令人感佩。


隨著一批杰出學者、翻譯家的離世,更讓公眾對他們一輩子的執著和堅守,生發尊崇。德語文學翻譯家張玉書翻譯的《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已經成為經典之作。翻譯家巫寧坤留下經典譯本《了不起的蓋茨比》與讀者告別。法語文學翻譯家郝運,更是永遠與經典名著《紅與黑》緊緊相連。


北京日報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