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散文 >>紀錄 >>序言 >> 楊東澤哲學集《格言錄》序言
編輯推薦
更多
详细内容

楊東澤哲學集《格言錄》序言

时间:2019-12-26     作者:楊東澤   阅读


作家簡介:楊東澤(1993-),漢族,作家、詩人。新材料在線專欄作家、創業邦專欄作家,主要寫作哲學散文、詩歌。個人詩歌共近千余首,作品見《人民日報》《詩刊》《揚子江詩刊》《詩選刊》《星星詩刊》《當代詩人》《東方詩刊》《沿海詩刊》《大西北詩人》《首都文學》《中國詩歌學會》《十月》《中國作家》《人民文學》《長江文藝》《江南》等。


《格言錄》自序

楊東澤


對于自我傳體,我們著它,是為了讓自己的思想留于后世,讓自己在歷史的宇宙星空下做一個自認為不可磨滅的最閃亮星空;也有人為了一些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原因而著它,對于我自己來說,我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通過對自己思想和過往經歷的總結,來反思自己的一言一行。


有人說:如果我們都把我們的每一天當作最后一天來過,那么總有一天你的所想就會變成現實,這值得思考 ,在你我的一生中,我們不得不銘記,在起床后的清晨,對著鏡子問自己那個問題:如果今天是自己的人生中的最后一天,你是否會繼續做你今天所做的事情 ?如果連續幾天的答案都是否定的,那么我知道你認為你的必須有所改變。


世界上的有許多值得我們思考的事情存在,而我們卻盲目的無視,那是因為,這些東西就存在于我們的身邊。對于自傳的思考 ,打開了我對于這個人類存在的不良天性做斗爭好勝之心 ,通過不斷反思,讓自己去發現生活中的至美。而對于常人來說 ,我的思維中存在的形式并不是人們所能理解的自傳的形式。


自維特根斯坦的的語言學誕世,理解就是不再是一個謎團,我們必須看到語言所表達的對象中的聯系,清晰的表達對于我們具有根本性,體現我們的表述形式,理解事物概念形式,也就是說,它就是我們的世界觀。


所以我們需要運用一種哲學構建體系的方法,構建自己反思,在進行自己論述的同時,需要對自己的概念進行定義,以幫助大家更加準確的理解,但我上面的只言片語并不是想要讓每個拿起這本書的人都能理解 ,我并沒有自私到和所有人去說我的思考。


單純的對這本著作理解的而言,我并不追求讓那些不該理解的人理解。事實上,并不是所有人都達到了理解的高度,我是住在山腳下的人,我的山頂人多高,沒有人告訴我,但是我的山底有多深,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所以我并不向那些未能理解到人生的人,來論述我自己的觀點。


人生的意義是讓優秀之人更加優秀,換名話說,這樣才是我的論述的至理性;我的人生具有哲學的那種高寒性,它本身就是大多數人所不能理解的,即使那些為了某種目的而宣稱對我的理解,那怕是一個概念,在我看來,只不過的無知的叫嘯而已,并不值得大家去注意。


人的一生短暫且有限,我們不應當花費時間,去重復別人走過的道路,這只不過是前人我們設定的固定模式罷了。我始終相信,在有限的生命中,花費時間和精力去真正理解我論述的人中,存在著真正的能夠和我靈魂溝通的個體;


從這個出發,我必須揭示一種定式,一種真正的屬于能夠理解我的哲學的人的定式,以便那些真正的理解這個定式人翻開這本書時,我能在這個定式的基礎上和他們面對面的交流。


我想明確的是,如果我的論述沒有打上屬于我自己的印記,那么我并沒有打算提出進一步的要求,宣稱他們是我自己的財產。


在一本書的自序中,可能的我的讀者并不理解我為什么敘述這些內容,但如果你認真去探尋我《看那,這人》中的語言時,你就會明白,這是我唯一的一處,和你用這個語言溝通的地方。


——選自楊東澤哲學集《格言錄》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