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評乾坤 >>中國詩評 >> 乳虎嘯《木椅之晨》詩歌評論
详细内容

乳虎嘯《木椅之晨》詩歌評論

时间:2019-12-07     作者:乳虎嘯 黎落   阅读


詩人簡介:乳虎嘯,本名楊雨,1987年生,河南南陽人,畢業于河南大學文學院,江門市作家協會會員。作品見于《作品》《中西詩歌》《詩歌報》《江門日報》等,獲《詩刊》詩歌創作活動青年組現代詩優秀獎。現居廣東江門。


■ 木椅之晨


乳虎嘯

伸出兩只手煽動空氣

我猜測她以這動作維持

血液的流通。不至硬化


周邊沒有人,在木椅上

她躬著腰,頭向下垂著

從背后看到她的布衫和頭發


在她這個年紀,搖擺身體

已經很吃力。被鎖定的部位太多

只好坐著。天已經很涼了


前面的河正在迎接晨光

波光粼粼,綠水流得暢順

樹在風里晃動著,顯得安靜


詩歌評論/鑒賞:


整首詩顯出靜謐、幽深、時間緩緩流淌的氛圍。前三段用白描陳述一位落入時光深處的老婦人的形象。“煽動空氣”這個動作很有深意,仿佛一只振翅待飛的蝴蝶,但蝴蝶有無限可能性,象征美、絢爛和生機盎然,而空氣卻是虛無的,無指向的,這就形成了顯而易見的沖突性,一個老婦人的內心被展示出來。進入第二階段,周圍沒有人,這個值得注意,人哪里去了?為什么沒有人?她本需要關照啊。這個沒人關照的寂寞的老人因此越發顯得孤寂,詩作開始有一種灰色的沉重的氣息流淌,幾乎將人打倒。這個孤寂的形象在第三段被鎖定,生活的經歷和時間的枷鎖將她固定在一個窄小的圈子之內,她已經無力掙扎,仿佛落進深深的凹陷,只能坐著,“頭向下垂著”。最后,詩人用現實的春意喧鬧反襯老者的孤寂,一動一靜,動靜對立的視覺沖突下,詩作抵達最后的高潮戛然而止,留下可供讀者思考的空間。總體說來,這首詩清晰流暢,在畫卷般的呈現中具有一定的現實批判意義。(黎落


這是一首隱藏了復調時間結構的詩作。第一段最后的“不至硬化”與“血液的流通”同時出現,讓人聯想到血管的硬化,衰老的暗示。請注意此處句號的使用,它將連貫的意象區隔,但不是打斷,而是連接,使“不至硬化”與第二段中“在木椅上”產生詩行空間的對應關系。可以說,木椅是樹的硬化或者鎖定,她“搖擺身體/已經很吃力”是對暗示的衰老的鎖定,但搖擺的動作又讓人聯想到這是一棵被硬化成木椅前的樹。最后一段的“樹在風里晃動著”,與第一段中“兩只手煽動空氣”呼應,順暢流動的河水與“血液的流通”呼應,是形象的延展,也是對衰老這一隱藏語義的關照。(大象


暮年老婦與初曉晨光,作為象征衰老與新生的兩個意象,在詩歌語言的結合下弱化了二元對立的差異沖突。萬物新陳代謝的無奈和傷懷,轉化為對于自然規律的淡然與釋懷,體現出的自然哲學使詩歌頗具靜謐之感。“伸出兩只手煽動空氣/我猜測她以這動作維持/血液的流動。不至硬化”,對老婦的客觀描述加之主觀猜測判斷,使得老婦的遲暮之態更為鮮明深刻。粗筆畫描寫,簡潔的語言勾勒,體現了適當的疏離感,仿佛作者與讀者在共同觀賞一幅老婦人坐在木椅上迎接晨光的田園風景畫。最后一段是對自然景物的動態描寫,但有前三段對老婦遲暮之態描寫的氣氛烘托,凸顯了動中之靜。從老婦回歸自然,從遲暮走向晨曦,自然事物新陳交替的主題得到了再度升華。(裴宋雅凜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