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散文 >>散文 >>作家作品 >> 作家王紅永:槐樹的影子
編輯推薦
更多
详细内容

作家王紅永:槐樹的影子

时间:2019-12-03     作者:王紅永   阅读


作家簡介:王紅永,男,1974年生于河南禹州,1998年畢業于河南師范大學中文系,曾在《青年作家》《莽原》《野草》《北極光》《文學月報》《嘉陵江》《林中鳳凰》《黃河三峽文藝》《六盤人家》《玉屏文學》《老山》《關東作家》《青年文學家》《山東文學》《詩刊》等報刊雜志發表作品四十余萬字。有作品入圍2017年“趙樹理杯”全國鄉土文學征文大賽。現為河南焦作市作家協會理事。


槐樹的影子

王紅永


母親正在我家門前整理那些剛從地里拔出來的蘿卜,她遠遠看到姨祖母拄著拐杖又來我家找她的老妹說話了,就連忙招呼坐在院子里的祖父躲到了屋里。

姨祖母踮著小腳慢慢地踱到我家院里,她在椅子上坐定之后,把拐杖斜靠在墻邊,去拍拍褲腿上的灰,又放著喉嚨咳嗽了一聲,就瞇縫著眼去看那虛掩的屋門。

這幾天閨女來看你了沒有?

母親問。

我來看看你娘回來了沒有?

姨祖母回答說。

這幾天閨女來看你了沒有?

母親又問。

都半晌了我咋還沒吃飯,我早就吃過清早飯了。我來看看你娘回來了沒有?

姨祖母回答說。

我問你這幾天閨女來看你了沒有?母親趴在姨祖母的耳邊大聲說。

這次姨祖母總算聽清楚了,她笑著說,真老了,啥也聽不見,大妮來了,我讓她來看看你娘回來了沒有,說了半天她都不動,我來她又不讓我來,我趁她去河里洗衣裳,我就自己來了。

姨祖母就坐在祖母經常做的那個位置,她說這些話的時候朝屋里望望,門虛掩著,她不知道祖父就躲在門后面。

你娘還沒有回來?

姨祖母又問。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她去她閨女家了。

母親趴在姨祖母的耳邊大聲說。

你老公公也去了?

她倆都去了。她閨女家今年織了很多布,去給閨女紡線了。

都這么長時間了還不回來,我算著都仨月零十天了。姨祖母說這些話的時候看著自己的手,她的手背已經老得只省下一層皮了。

姨祖母是從農歷六月初六開始算的,那時祖母的確是去了姑姑家,祖母回來之后剛好碰到姨祖母去城里大表伯家住了,可沒過幾天,祖母就突然患重病不行了,姨祖母說什么也想不到祖母已經去世整整一個月了。

母親和姨祖母說話的時候,祖父就用手抹著眼無聲地站在門后,盡管母親的聲音很大,但祖父一句也聽不見,他的耳朵已經聾了。雖說祖父的耳朵聾了,但祖父的眼不花,他隔著門縫能看到她們的嘴動,能看到姨祖母的臉,他也就知道母親她們在說什么。他隔著門縫自言自語地說:

你可不知道你再也不能跟你妹子說話了——  

你可不知道你妹子再也不能去看你了——  

你可不知道你來串門你妹子再也不能給你端飯了—— 

盡管姨祖母已經九十五歲了,但她的心眼仍是沒少一個。她對母親說,我來一回你說你娘去她閨女家了,我來一回你說你娘去她閨女家了,她都去那么長時間,她都不想她姐?都不要兒不要媳婦了?都不要家了?是不是你倆吵架了?

母親的心里酸一下強著笑臉說,你看你,我誑你這老婆婆干啥呢,你若不信你問你外甥。姨祖母被母親的話說笑了,她嘮叨說我這仨閨女不勝你娘這一個閨女。姨祖母說完這些話之后可能意識到自己說的話不是太好,她就又接著說,你這外甥媳婦也是好媳婦。

母親說我那兩個表嫂子對你也不賴,人家都在城里工作,月月數數都給你錢花。

姨祖母說有錢不如媳婦守著呀,還是你娘有福。

姨祖母說話的時候看到了我家東院以前栽種木槿樹那空蕩蕩的柵欄。她問母親,你家啥時候把木槿樹給砍了?母親說今年春上木槿生了很多蟲子,打農藥也不見效,就把它給砍了。姨祖母說這是我和你娘年輕的時候一同在谷水河俺娘家移來的,俺家那棵好好的,你家這一棵咋就砍了?你娘回來肯定要生氣。姨祖母有點失望地把拐杖放在地上,然后努力曲下身子把扎在腿上的帶子解下來又重新綁好,她慢慢站起來說,你娘過罷年的時候說讓我給她剪一雙鞋樣,我剪好了,她卻住在閨女家不回來了。

姨祖母往屋里看了又看,她往屋里看的時候也就看到了我們家西院的那棵大槐樹。姨祖母看到我家的那槐樹之后說也不知道是咋了,她這些日子常常想起年輕時她娘家的那棵大槐樹,她說她小的時候有一次和祖母一塊去樹上摘槐花,摘了滿滿的八藍,她們姐妹倆把那些槐花做成了槐花餡的菜包子拿到集市上去賣,結果把鎮上王麻子家出了名的柳籠小包子都給比下去了——她還說當年她的老父親之所以做主把她們姊妹兩個都嫁到了同一個村子,就是希望她們姐妹兩個互相有個照顧。

人老了,有時候說話也就東一句西一句的沒有一點連慣性了。姨祖母回憶的這些往事的時候也就象是說夢話一樣,母親也就認真或是不認真地去聽,也就胡說亂答應地嗯嗯嗯嗯的應答著。

臨近中午的時候,姨祖母的大女兒從河里洗完衣服來找姨祖母了。姨祖母的大女兒也就是我的大表姑這段時間一直住在姨祖母里伺候她的老娘。不用說,祖母的突然去世使她們猛然感到生命的脆弱和不可預知,后來,姐妹幾個就商量輪流來陪伴姨祖母過夜,以妨萬一有突發事件的時候也有個人照應。表姑悄悄地問母親是不是姨祖母知道了祖母的事情,母親搖搖頭,她們的這些表情被姨祖母看到了,姨祖母有點不高興地問:

你倆背著我說啥呢?欺我老了,聽不見了?

給你孫子提個媒岔,讓你作太姥姥呢。表姑大聲回答說。

姨祖母抿著嘴笑了,說自己上輩子好修果,都熬了四五輩人了,臨走的時候,姨祖母又讓母親給她拿了幾顆熬制姜湯治咳嗽用的姜和老蔥,心滿意足地去了。

門慢慢地開了,祖父探出身子,他悵然地看著姨祖母拄著拐杖離去的身影,自言自語地說:你永遠也不得見你妹子了呀。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