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詩專欄 >>嚴小妖 >> 詩人嚴小妖:不要動不動就發高燒
详细内容

詩人嚴小妖:不要動不動就發高燒

时间:2019-11-28     作者:嚴小妖   阅读


詩人簡介:嚴小妖,女,1989年5月生于貴州,金牛座,喜歡紫色。2010年開始接觸詩歌,并試著用一顆笨拙稚嫩的心接近它。讓文字把生命落于紙上。詩歌就是我的小情人,沒有之一。詩歌作品散見于:《新世紀詩典》、《詩歌周刊》、《女詩人詩選》、《詩歌雜志》、《教師現代詩選》、《貴州都市報》、《民族文學周刊》、《新詩》、《青年與社會——愛情宣言情詩經典》、《當代精英詩人三百家》、《網絡詩歌精選》、《詩人》、《當代詩人》、2011-2017年《自便詩年選》、《地下短詩卷》《長江詩歌》、《詩歌》、《五點半》、《海拔》、《大風詩歌》、《梧桐花文學月刊》等刊。著有短篇小說《與和尚談戀愛的那些日子》、中篇小說《我那引產的愛情》、長篇小說《陌陌》(尋出版)。著有兒童小說《看我五小變》、《和熊二聊理想》(尋出版)多個精彩童話故事歡迎編輯選稿。著有詩集《前面后面都好》


要動不動就發高燒

嚴小妖


發高燒,英語說法:haveahighfever。這種表達當然讓我不滿意,叫fagaoshao就比較容易接受一些,這才是中國人的慣性表達。同樣不滿意的還有正在發高燒的女兒,這會兒她額頭滾燙,四肢無力,剛喝完溫開水的嘴巴已經有口干舌燥的趨勢。


女兒讓我給她講故事,所以我把心思從那些動不動村收了回來,我知道,今晚我只需要記敘一些事實的表達,某種情感就會被拉伸延長,自然流露。《是誰嗯嗯在我頭上》是女兒今晚想聽的,她來自于幼兒園老師睡前故事分享。


我不喜歡這個故事,盡管在這張床上今晚故事將被第二次表達,一只小鼴鼠想弄清楚頭上的嗯嗯(大便)是誰的,在跋山涉水詢問一群動物無果后,兩只蒼蠅親自嘗了嘗小鼴鼠頭上的嗯嗯,并幫小鼴鼠確定了那是一只大狗的嗯嗯的故事。當然,故事的最后小鼴鼠也得償所愿的把自己的嗯嗯拉在了大狗的頭上。雖然避開了最后誰和誰過上了幸福美滿生活這樣的套路。可比起我平時給女兒編排的故事,情節拖沓而陳舊,對于細節和高潮的處理更是平淡無奇。


于是,講故事的時候,保留對女兒的愛(這是無法消除的)我把自己抽離出來,只讓嘴巴機械地在動,然后嘴巴的動作又機械地拉動思維神經,好讓故事情節按部就班繼續推進。


騰出來的部分思維和注意力,我用來觀察女兒,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觀察懷里這個小丫頭,睫毛像掃把是很久以前的結論,我開始深入一些東西,比如眼睛。


很少去看女兒的眼睛,這是一雙英文名也叫:yanjing的眼睛,單純的翻譯,混不進任何雜質,和我眼睛對視的時候,傳遞出很多的甜。是發熱,讓這雙眼睛在今晚微睜或緊閉,讓我心很亂。柔柔地親了一下右邊的那只眼睛,左邊的那只留給明天的早安吻。很奇怪,平時費勁所有心思都想集中注意力而不能夠或想盡辦法想把能量匯聚在一個點而力不從心的感覺,在面對女兒時就消失了,注意力自然而然集中且充滿力量,很大很滿的愛從我的嘴唇輕松就傳遞到女兒的眼睛,因為傳遞過程簡單直白且太強烈,這是讓一些男作家很不恥的愛和表達,我也害羞,羞于不能夠再多的愛。


媽媽,媽媽。女兒嘟囔著小嘴身體朝我懷里緊了緊。排除押韻的可能,和身為一個母親根本來不及過多思考的本能,我立馬把她摟得更緊,回應她,我在,我在。一個母親和一個女兒,就這樣輕松地抱在一起,在一張普通的大床上,通過傳遞母女之愛的方式,推動世界某種文明的進步,誰也沒有先松開手,好像那松開的動作,是阻礙,是退步,是對世界單純之物的打擊和褻瀆。


簡單的媽媽二字,從一個三歲的孩子嘴里說出來,不加任何修辭就已經抓心撓肝。如果不是因為高燒還沒退,我真想叫醒她,問問她,是什么樣的天賦和語感,才可以把文字玩得那么出神入化淋漓盡致,以至于很多大師自慚形穢。


驕傲的感覺又一次包裹著我,此刻,為了意境,在很深的夜,我應該看向窗外,然后沉思,文明被女人推著往前走之后的種種可能。


2019.11.28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