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歌 >>先鋒詩潮 >>詩歌船頭 >> 詩人趙學成:一路狂奔但永不抵達
详细内容

詩人趙學成:一路狂奔但永不抵達

时间:2019-11-01     作者:趙學成   阅读


詩人簡介:趙學成,1983年12月生于河南太康,蘇州大學文學碩士。詩文散見于數十種刊物。曾入選首屆“星星大學生詩歌夏令營”(2009),獲“中國‘80后’詩歌十年成就獎”之“10佳理論建設者”之一(2011)。出版詩集《驟雨初歇》(2013)等。現居江蘇海門,中學教師。


立 冬

 

 雨落在桂花樹下,落在

 結了薄冰的河面上,不是出自祈求

 就是出自命令

 

 萬物之上,一切受害者之上,神預訂的天空

 已準時運達 

 

黑匣琴

 

 我的黑匣琴,躺在我的黑夜里。

 在斑駁的墻上它不言不語,不動聲色,

 像一柄不平則鳴的劍——我有

 彈奏的癖好,我有不安的心。

 我撫摸著琴弦,想讓它靜一靜:

 一曲流浪的樂音,一旦被它愛上,

 便只能留駐下來,再也難以離開,

 成為被割開的、寂靜的一部分。

 我笨拙的手指,路過它時它也會顫抖。

 當我贊美,夜里的水將會蘇醒,漫上

 月亮的環形山,淹沒青草和牧羊人的夢境。

 一只只詞語之鶴,涉水歷險而來,

 圍著琴聲翩然起舞。如果這是我的時代,

 如果鶴鳴也是琴聲,悲慟也是一種力量,

 我將懷抱黑匣琴,為之歌哭泣血如

 一只夜鶯,獻上我喑啞的歌喉。 


我愛的人在鏡中

 

 我愛的人在鏡中看著我

 像愛找到了它的背面,一個陰影中的

 陌生人,是時光的一個啞謎

 在生活熱烈的劇情中

 終于找到了他拙劣的扮演者 

 

春 日

 

 響亮的晴天

 陽光可以聽到,摸到

 在雨后還可以嗅到

 它們在動,在顫栗和蔓延。

 松軟的泥土里

 各類嫩芽拱出夢境

 不知道它們初生的眼睛

疼不疼?疼到什么時候?

 到處都是綠在歡叫

 在飛,在跳踢踏舞

 燕子,蜜蜂,蝴蝶,這些

 綠的詞,都有一個會叫的舌腔

 它們在把遠方扯平的田野里飛

 在有桃花、梨花和油菜花的田園里飛

 也會繞著犯困的大樓和國旗飛。

 哦,厭倦!依舊是

 驚蟄,清明,谷雨,一場風過后

 是另一場風。誰也不壓迫誰

 誰都會慣著誰

 這是縱欲、祈求、贊美的季節

 誰在心中播種了愛,請盡早說出

 誰在心中翻耕了記憶,請交出手上的新繭

 太陽每天都在犯錯,將生活

 推進大地上的節日里。

 這個下午,流水潺潺,每一塊

 鵝卵石子,都有一個沁涼的前世

 每一根草都挺直,順從光的方向

我臉頰溫暖,且行且沉吟

 無法言說,這歲月深處的歡欣

 就且去郊外祭掃,去西山飲酒,

 傾聽落日,去看熔金的大海

且與搬家的螞蟻走在一起,給歡騰的

騾馬和那些嗆鼻的荊棘讓道

在它們眼里,每一條路都很遙遠

伸直,摔打著石塊,和流浪人的腳

 ——哦,對了,必須馬上動身

去做一次短途旅行。 


用天空擦洗自己

 

 用天空擦洗自己

 每仰望一次

 就擦洗一次

 到了傍晚

 抹布一樣的天空可就臟死了

 灰色的云團就像

 靈魂醉酒后的嘔吐物

 但是,但是——

 誰又曾因此而干凈了一點兒?

 事實證明

 用光是洗不了澡的

 用時光也不行

 可當黑夜來臨時

 天空變成一件殮衣

 披在破舊的月亮上面

 我們還是會沉迷于生活中

 那些無能為力的部分

 既不獻情歌

 也不會悲痛欲絕  

  

喂,賣蘋果的

 

  喂,賣蘋果的

  我要買你一個羞紅了臉的蘋果

 

  喂,賣蘋果的

  我要買下你所有熟透了的蘋果

 

  喂,賣蘋果的

  我要買下你衣服上的泥點和塵土

 貧窮背后的那個蘋果

 

  喂,賣蘋果的

  你不停地咳嗽著。但我只要年輕漂亮的蘋果

 

  喂,賣蘋果的

  那邊城管過來了,我要的蘋果不能驚慌

  要堅守住自己蘋果的本質

 

  喂,賣蘋果的

  我要買下你所有關于蘋果的詞藻和生活

  以及它們內心的蟲子與腐朽

 

  喂,賣蘋果的

  我要買下你所有蘋果的果肉

 以我生活中所有果核的名義

 

  喂,賣蘋果的

  讓你的蘋果們站好,我要開始挑選、陳述

  判斷一切

 

  喂,賣蘋果的

  為何你在這里,為何我們是這種關系,只能是這種關系

 

  喂,賣蘋果的

  這就是你的蘋果,這就是你的希望、道德

  與命令,它們紛紛指向我

 

  哦,賣蘋果的

  其實,我想買的是一只梨

 

詠嘆調

 

日子在肋骨與唇舌之間的琴床上彈奏出高音……

飽享生活之慢,在平靜和溫暖中蘊藉

在情緒的陣雨中沉醉,能使

這顆總在俯沖的心

免于破碎。而體內的重力一次次

攥緊全身的皮肉,在白晝與永夜間穿梭

在猛烈的世風中奔走,直至讓記憶在夢里

開出了素白的泥花……是否能夠

把愛過的人再愛一次,將那個

曾遺棄了你的神靈重新擦拭一遍

喚醒那些懸上鏡框的面容和燈

用你的唇。你的踝骨。你的因顫抖

而彎曲的筆尖。總有一個悲劇的生日

在虛度,總有一個金色的童年

撩撥你雪光中奔馳的生命

你是一座廢墟,還是一道河梁?事實上,世界

從未離去,它在我們的比喻中顯身

睜開復眼,緊靠著你。寬恕著你。你陷在

命運的輪回里,任何方向都腳踩著季節的血跡

在無償的革命與傾倒中,忽然再次預感到了某種巨大的

力量,秘密地推動你,救贖你,就像偶爾

在熙攘的人群中抬頭,迎面撞上了夕陽 


黃昏,在樂天瑪特超市外

遇見一支被扔在地上的玫瑰

 

 它靜靜地躺在地上

 將冷卻的愛情擲在身下

 像平常

 每一個在愛中失意的人所做的那樣

 朝向自己

 慢慢凋零

 旁邊是奔流不息的車輛

 急匆匆離去的面容與背影

 這個城市的腳步從未停下

 今晚上更不會

 伴著星河與燭光

 樓上的窗口也在移動

 像迷路的孩子踩上了一根秋天的樹枝

 鈍痛離開了身體

 頭頂只有眩暈的天空

 在它的下面

 最后一個戀人也已離開

 但有多少支玫瑰今夜找不到購買它的人

 哭泣著重新成為一束花

 一株植物的生殖器

 有多少顆殘缺的心

 將會在今夜里失眠 


小謠曲

 

 一生中有些地方總得要去呀——

 我得抓緊時間趕路了

 很多被落日點過名的地址,我還沒去

 

 秋日,我走著,天上的河流突然決堤了

 密林下無人,黑夜神圣,大地荒涼

 星星寂滅在回家的路上 

 

雨下數日

 

聽著雨聲醒來

很多年前的雨也會趕來

下在現在的雨里

它們彈奏著

頭頂的片瓦

窗外的香樟枝葉

和許多年前的天空

雨聲在黑白的亮色中跳躍

一部古老的默片被配音

一塊灰暗的鏡子里

時間在朗誦自己的巨著

一群影子正在返回光的途中

我夾在它們中間

不得不

對自己的孤獨進行辯解


菜市場

 

芹菜,花菜,蔥和土豆起得很早,

在豬、雞和山羊受刑前,

它們已經傾巢而出,摸黑站在攤位前。

但它們很快發現,小青菜,山藥,西紅柿和黃瓜

已經排好隊,青魚被剁下來的頭

正在案板上翻騰,鼓脹著滑稽的眼。

鳊魚在大盆里拼命游,以證明自己還活著。

豆腐無辜地白著,黃豆芽們熱烈相擁。

蓮藕忍不住大喊,“靜一靜,現在是秋天!”

它們渾身的泥巴,讓旁邊被清洗得干凈白胖的

番薯和花生感到羞愧,“死者也需要傾聽”。

扁豆和毛豆在爭吵,甜小豆也有話要說——

但被一雙沾滿灰土和綠色汁液的手打斷。

這雙手在翻檢著什么,手背上的青筋

宛如蝌蚪游弋,但還沒游進中產階級的池塘。

于是不遠處的螃蟹吐出水沫,以示嘲笑。

于是所有的秤盤空空如也,被調試為零。

油鍋已支起。價格在一個個胸腹中沸騰。

很快地,蝗蟲般的人群即將陸續趕來,

帶著叮當作響的硬幣、不屈的體溫

帶著嘴巴、未醒的夢和不停喘息的時間。 


小學記

 

分開叢生的葦草和灌木

是紅磚堆砌的一所小學

睿智樓緊靠著誠信樓

后面三根旗桿,中間那根

上面垂掛著的國旗有點害羞

不像傳說中那么熱烈、偉大

下面空蕩蕩的操場上

晨跑的青草手挽著手

在低聲叫喊著

墻上紅色宋體字的口號

“團結友愛健康成長”

但健康成長的孩子們

一個都看不見

只聽見廣播的聲音

從最高的那棟教學樓里

沖了出來

管轄著整個校園

廣播里

一群認真端坐的孩子中間

二十多年前的我

正專心致志地用虔敬的手

做眼保健操 


大 風

 

這大風刮進石頭的黑夢里了

刮進怨婦的言辭里了

一個無形的咒罵的嘴巴,對著世界含沙射影

挾持了那些逃過一劫、渴望遷徙的樹

這些樹剛剛走回到路邊,飛揚的綠發

模仿著頭頂急速退去的云

 

這是南方的秋天,日子還不曾

從回憶里垂釣出雨水

陽光像是一片被時光碾碎的

藥丸,均勻地敷在門前萬年青

枝莖上急劇冒出來的老年斑上

但是,它怎么可能治愈死亡?

 

對面陽臺上誰家的被子沒收

此刻正變成一面彩旗,被驅散的夜

今晚將重新蒞臨主人的夢境

樓下,一個下學的孩子摟緊了

自己懷里的書包,使他看上去像枚

向前滾動的,腐爛的蘋果

 

這時我愿意跟你小聲地談一談

生活,幸福和悲劇的可能性

不知不覺的愛,還有那些被荒廢的時光

我的門開著,但大風進不來

進來的是大風的形象,和它的愿望——

一只寫信的手,這時被迫停住 


趕緊去生活

 

趕緊去生活,踏出路。

投身到生活的路上,去撿拾腳印,抹去痰跡。

趕緊去奮斗,用失敗煮沸淚水里的鹽。

去印證那些已死的和必死的信仰。去經歷大海的漲潮與退潮。

從退潮的海灘上撿回死者的風箏和鞋子,退還他的遠方給天空。

趕緊去獻出自己,咀嚼漫長的一日,從月亮這個高高的洞孔里

救出一個深深的夜晚。趕緊善良起來,在心碎之前。

趕緊驕傲起來,在絕望之前。趕緊寫下一篇日記,趁冬天的風

尚未狂暴地指向北方和墓碑,趁它還未劫掠一滴水的清澈與柔弱。

趕緊去愛,向一個陌生的女人表白,從她的慌張與純潔里

盜來足夠的火焰與雪,握緊她嬌小的手。趕緊騰出一間干凈的屋子,

給它裝上正直的窗戶,鋪上天真的地毯,在里面卸下身上的塵埃

填平體內的溝壑。趕緊出發,奔赴落日的輝煌與圓滿,乘著

馬蹄聲,穿越一個空曠的城市,再穿越一座荒涼的村莊,

進入暮年的庭院。趕緊回答,致辭,懺悔,說出永遠——

一路狂奔,但永不抵達。 


5秒鐘的遲疑

 

那個賣鳊魚的女人,在熟練地展示

她卓越的技藝:一條鳊魚被顧客選中后,

從過秤,捉到案板上,到剖腹,剜去內臟,

再到刮鱗,去鰓,裝入塑料袋,總共耗時

不超過10秒——真是讓人驚嘆,目瞪口呆。

前面這位顧客買了五條,我們這些圍觀者

看得眼花繚亂又驚心動魄:那些被處理好的

魚——魚肉,在案板上不停地痙攣,翻騰著,

竟然不怕把自己摔到地板上,以至于當她問我

你要哪一條時,我遲疑了整整5秒鐘。 


蒼井空的婚訊


親愛的

蒼井空,你那漂洋過海而來的

童顏巨乳,你那打了馬賽克的性器

過去一直

現在還在,照亮無數男孩身體的暗夜

充當他們青春期秘密的導師和大使

幫助他們在白晝森嚴的律法背后,悲傷地

浪費自己洶涌而無用的體液!

 

偉大、崇高的性,在走向性別

的道路上一敗涂地,變得臟污而卑賤

誰能料到,當親愛的蒼井空小姐在這一天

突然宣布了自己的婚訊

她那面向鏡頭表演的淫蕩會從此

轉向了一個人,一個唯一杰出的男性

——這不是工作,也不是道德的驅使

而是愛情,這一次它原諒了肉體,以婚姻

的方式,幫助羞恥找到一個家。


啊,親愛的蒼井空女士,即將

要被廢黜的光榮的奴婢與女王

多少根孤獨的陽具依舊還會為你而勃起

這絕不會是致敬,也絕不會是傷悼

男人的幻想與快感從來

只是借用你的肉體,并且它們從不償還

你轉身從你的胴體上離開,抱著你的性

在一個又窮又丑的男人那里重新

獲得你,一個女人全部的羞澀、尊嚴與貞潔

而那些流浪的性欲,注定會繼續

駐扎在你像素合成的器官上獨自狂歡。

 

蒼井空——婚訊,這是一個時代的

悖論嗎?從人們眼角溢出的意味深長的笑意中

我沒有看見祝福,而只有鬼鬼祟祟的緘默

或許還會有人懷著升旗的心情想起

電腦硬盤的某個文件夾里的春色,那是永遠的

蒼井空,一種命定的、被迫無恥的獻祭

她的罪與罰,沒有使她穿上衣服——

但是,她回家了。看看吧,世界,永恒的

女性,沒有引領我們上升,因為親愛的

蒼井空,看看她,這是一個多么陌生的女人!


深夜公交車上看見遠處的路燈

 

它們寂寞地亮著,

 照亮了一段路。

 這段路可能有人會走,

 也可能一夜都不會有人走。

 現在的問題是,我,不會

 走上這段路,因而也就不會

 遭遇它四面而來的黑暗,

 更不會因為這些燈驅散了

 那些黑暗,而格外地心懷感激。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