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中國詩壇 >>詩人 >> 詩人閻安談詩歌寫作:拼的是修養、人格和思想
详细内容

詩人閻安談詩歌寫作:拼的是修養、人格和思想

时间:2019-10-18     作者:張杰 ▏ 封面新聞   阅读


詩人簡介:閻安,1965年8月生于陜北鄉村,現居西安。他于1987年開始文學創作,以詩歌為主,兼及其他各文體門類和跨文體寫作,先后完成并出版個人專著《與蜘蛛同在的大地》《烏鴉掠過老城上空》《玩具城》《整理石頭》等10余部。現任陜西省作家協會副主席,陜西省詩歌委員會主任,《延河》文學雜志主編,詩集代表作《整理石頭》榮獲第六屆魯迅文學獎詩歌獎。


魯獎詩人閻安在杜甫草堂

深思文學與時代

“現代性詩歌寫作,拼的是修養、人格和思想”



一個知識分子、詩人,在當下中國本土現代化、城市化進程速度如此快,變化最劇烈的時代背景下,該如何安頓身心,觀察時代,思索社會,進行符合時代建構的寫作,是一個無法回避的重要課題。10月18日下午3點,魯迅文學獎得主、詩人閻安來到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館,在仰止堂進行了一場詩學講座。閻安以《現代漢語詩歌 : 世界化寫作時代的命運書寫之路》為題,與成都的詩人們和多位讀者,分享他對詩歌命運現狀,詩歌與時代關系的深入洞察和心得經驗。


詩人閻安.jpg

閻安


“要懷著把自己修煉的功力和眼光到跟這個時代同等深度、高度,甚至能俯瞰它程度的志向”


閻安尤其提到,世界化的寫作時代已經到來,當代漢詩寫作必須對現代化、城市化、工業化進行充分的消化、綜合和闡釋,在詩性提煉方面作突破性的探索。


“詩歌是一個比較極端的文體。我們的詩人,身處這個時代,一定要懷著把自己修煉的功力和眼光到跟這個時代本身同等高度、深度,甚至能俯瞰它程度的志向才行,否則很可能是無效寫作。”他希望自己和自己的詩歌是這樣的探索者。聆聽閻安的講座,可以明顯感受到,閻安對詩歌、故鄉、人工智能、科技等重要概念,進行了非常深刻的思考。


“我們的文學慣例要進行調整才能適應這個全新的時代”


從陜入川,閻安體會到從飛機到高鐵等現代交通工具的便利,這也讓他感慨,現代化進程,讓“蜀道”這個詞的意思發生了很大變化。“唐詩中蜀道是一個重要的,是一個重要的中國古典詩詞意象。現在速度讓距離發生了變化。”


在閻安的思考中,現在是一個沒有詩和遠方的世界,“現在是一個沒有遠方的時代。沒有遠方,也就無所謂故鄉。所以我們也沒有了故鄉,成了沒有故鄉的人。世界成了一個永恒的外地,我們是永遠的外鄉人。就是必然會導致整個世界的一體化,全世界成了一個命運共同體。現代化深刻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和。”那么,那么我們的語言和人文有沒有跟上現代化的進程呢?“漢語詞匯里有一個詞語叫無中生有,而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常態。我們這個時代是一個高度跨界的時代,容積了很多看似并不相關的東西。現代化也是不可逆轉的。故鄉是注定消逝的。世界化寫作的時代也到來了。我們的文學慣例要進行調整才能適應這個全新的時代。這是值得思考的。”


“一個詩人如果沒有足夠強的思想解剖能力,那么你在世界和時代面前,就會一籌莫展”


閻安對詩歌在人類精神領域中的位置定位很高,認為詩歌是“文體之母”,“詩歌就是以語言為材料的綜合藝術。無論是閱讀詩歌還是創作詩歌,都要建立在特殊的訓練和修養之上。小說一般都比較通俗易懂,而詩歌就相對較難理解。一個人必須要經過特殊的訓練,才能進入詩歌的審美境界中。但是,現在,在文學內部我們卻將詩歌邊緣化了,詩歌變成了小說、散文、報告文學之后的東西。其實不是這樣的。詩歌是跟音樂、建筑、繪畫并列的藝術,是超越一般的敘述文學的。”


五四運動以來,白話文取代了文言文,中國古典的詩意傳統從此出現了斷裂,與此同時,現代漢語詩持續發展,經過幾代人的摸索和努力,取得了一些成就,因此,如何處理古體詩和新體詩的關系,是當代中國詩歌亟待解決的問題。談幾次,閻安認為,“一流的現代性詩歌,要寫出有意義的價值觀和思想深度。單純的寫作技巧解決不了問題,詩人必須要拿出見識,對時代進行深度解刨,再從文學上進行提煉和概括。真正的現代性詩歌歸根到底和傳統寫作要寫價值觀和思想,因為我們的世界不是直觀的是跨界的,是如此復雜而快速,一個詩人如果沒有足夠強的思想解剖能力,那么你在世界和時代面前,就會一籌莫展。詩歌是一個比較終極的文體。拼的就是終極性的人格、修養、見識和耐力。”


作為文學雜志《延河》主編,閻安對當下普遍的寫作生態有自己的看法,“我是一個編輯。每天接觸很多詩歌。我認為,兩千年以后出現的互聯網逐漸升級,業余化寫作、泛文化寫作潮流,不斷變本加厲。這種放棄了對詩歌本體性的語言文體上的追求的寫作,僅停留在生活的表象上糾纏,或者自己重復自己、重復別人。我認為是,變成了文體屬性無能式的寫作。”閻安還認為,雖然現在能達到基本寫作能力的寫作人口變多了,但整體的寫作水準卻下降了,“因為我們還沒有完成詩歌本體性的現代性寫作。總體來說,現在的寫作方法還是傳統的修辭和語法,不能有力表達真實和時代。”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