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中國詩壇 >>詩人 >> 詩人高鵬程:詩人的標簽與身份定位
详细内容

詩人高鵬程:詩人的標簽與身份定位

时间:2019-10-11     作者:行順   阅读


我們經常為詩人貼上各種各樣的標簽:農民詩人、打工詩人、流浪詩人、放羊詩人、腦癱詩人、企業家詩人、官員詩人……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貼在詩人身上的標簽,能讓人們在腦海中對該詩人的作品有一個初始的籠統的印象,加深了人們對該詩人的了解,有利于作品的傳播和作者知名度的提升。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作者的創作初步具有了穩定的風格,思想上具有了相對一致的視角。


在詩人沒有成名成家,冀圖改變寫作手法,向更大的路徑突破之時,通常是不會對貼在身上的標簽反感的。


一般情況下,類似的標簽的都是外界賜予的,但有些詩人為了更快地得到認可,也會主動地在寫作上臉譜化、標簽化,以迎合外界的命名習慣。如近來比較突出的妓女詩人、性愛詩人等。


誠然,性是生命中最本真的欲望,但性不可能是人生的全部。如果一個詩人偶爾寫一下性詩,當無可無不可,也算是性情之作。但如果長期如此,習與性成,性格就漸漸扭曲了,就好像梅超風練九陰白骨爪一樣,一直劍走偏鋒,在肉體中沉淪,時間久了,內心和五官一定會陰暗變形的。何況,當身體覺醒成為過時的潮流,類似的寫作不能不讓人覺得有玩噱頭和博眼球的嫌疑。


生活如此豐富,一個寫作者即便要有所專注,也不能太偏執。起碼不應越寫越偏激,越寫越狹隘。


寫作有對性情校正與完善的功效,一個寫作者能否日漸寬容慈善,取決于他選擇的方向,他想為哪一個群體代言。——即便當代詩歌越來越自我,更關注個人的內心世界,但詩人還是有義務反映普世價值觀和群體的共性的。


而當他意圖為某個群體代言之時,他的作品無疑要有一定的生活性與時代性。這要求他深度切入生活,有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的意識。——他是他自己,也是一部分人,甚或大多數。


一個詩人,無論如何在語言上用功與打轉,基本上都是可以模仿與復制的。只有個人獨特的生活經歷才沒法效仿,只有在生活的基礎上加工與提煉的文字,才是真正屬于自己的。他在某一群體或某一環境中生活,擔當起這一群體或對應的時代代言人的責任,這也是標簽的意義。


誰能說,當代詩壇,不更需要這樣的文字呢?


高鵬程,1974年生于寧夏,現居浙東沿海。詩文見《人民文學》《詩刊》《散文》等。曾用筆名:曬鹽人。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