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文化故人 >>綜合 >> 詩人顧城與妻子明明相愛,為什么還被第三者插足?
详细内容

詩人顧城與妻子明明相愛,為什么還被第三者插足?

时间:2019-10-10     作者:映真 來源:秦談古史   阅读


顧城.jpeg


“在你的門前,我堆起一個雪人,代表笨拙的我,把你久等。你拿出一顆棒糖,一顆甜甜的心,埋進雪里,說這樣才會高興。雪人沒有笑,默默無聲,直到春天的驕陽把它融化干凈,人在哪里,心在哪里呢……”


顧城的詩就是這樣空靈純凈,永遠給人一種孩子般的感覺,這也是為何人們都說顧城和其他朦朧派詩人不同。這種“孩子氣”讓顧城的本真在朦朧詩詩人中脫穎而出,但也是這“孩子 氣”害死了謝燁和他自己。


一見鐘情的戲碼,并非瓊瑤劇中的專屬情節,但這樣的情節卻真實發生在天才顧城和謝燁的感情上。那天,謝燁與顧城剛好坐同一列火車從上海前往北京,兩人的座位也剛好挨著。下車前,他留了一張紙條給謝燁,上面寫的是他的地址。


回家后,謝燁的腦海會時不時閃出火車上顧城與她交談的場景,她便帶著試一試的心情來到了紙條上的地址。顧城沒有騙他,這次再見讓彼此很快墜入愛河。


顧城從小生活在北京,而謝燁卻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剛熱戀的他們就要接受異地的考驗。起初,謝燁的父母是不同意兩人在一起的。然而顧城對謝燁卻展開了更瘋狂的追求,他運用自己天馬行空的創意做了一個木箱放在謝家門口,謝家父母不讓他進門,他就每天睡在自己做的木箱里。


時間久了,謝家二老也漸漸被顧城的誠意打動,默默接受了這個女婿。1983年8月5日,謝燁與顧城結婚。婚后的生活是甜蜜而幸福的,他們一起寫詩,一起喂馬劈柴,一起看這個美麗的世界,他們是那么的相愛。“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用這句詞形容他們一點不為過。


但誰又能想到這段羨煞旁人的婚姻僅僅維系了十年,就以悲劇收場。婚姻和愛情本就是兩碼事,新婚初期的浪漫與驚喜讓顧城深陷其中,無法自拔。激情散去后,顧城逐漸表現出對平凡生活的厭倦。他在生活上開始嚴重依賴謝燁,他從不做事,家里的大小事務都得謝燁來做,就連外出掙錢都是。


謝燁就像是他的保姆,而他卻自私地繼續沉浸在自己創造的理想世界中,不允許任何人打破。謝燁愛他,就這樣無底線的縱容他,保護他。但在旁人看來,謝燁并不是嫁了個好老公,而是收養了一個孩子。


天才顧城與妻子明明相愛,為什么還被第三者插足?原因就在這幾點。


顧城是個出了名的理想主義詩人,幻想著建立一個理想國,而他自己是國中唯一的男性兼國王,就這樣他和妻子謝燁去了新西蘭,在一個叫激流島的地方住下。不久,家里迎來了一個小生命——顧城的兒子小耳朵。


兒子的到來并沒有讓顧城欣喜若狂,反而是內心深深地厭惡。他的“孩子氣”告訴他,這個理想國中不該出現其他男性,即使是一個小孩也不行,就這樣他不顧謝燁的反對極力將自己的親身兒子送給別人寄養。


讓謝燁徹底崩潰的是顧城瞞著她愛上了別人。讓顧城在激流島淪陷的女人叫李英,是個普通的北京姑娘,但她有致命的吸引力——才氣。兩人在詩歌會上相識,李英與身俱來的浪漫氣質是謝燁身上所沒有的,也正是李英的出現讓顧城覺得他又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激情。


更為氣人的是,李英還把她和顧城之間的種種寫在了一本書《愛情伊妹兒》中,和有婦之夫茍且,破壞別人家庭,她的語氣里從沒有一絲內疚,反而全部是得意。而真正愛顧城的妻子謝燁始終保持沉默,她回憶起當初和顧城一起賣雞蛋接李英來新西蘭的原因:“有人說我很傻,甚至說我根本不愛顧城,其實是我太愛他,才為他們犧牲了這么多。”


除了謝燁,幾乎所有女人都能看出,顧城從來沒有停止營造他夢中的理想國:妻子謝燁,負責他的生活起居;而情人李英,負責激情偷歡。更讓人無法理解的是,顧城還幻想著妻子和情人能像姐妹般那樣相處,而他也可以繼續像孩子般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心灰意冷的謝燁只能選擇放任不管,有時三人還一起游玩,一場奇怪的三角戀就這樣莫名其妙的開始。


只是顧城的理想國生活沒過多久,謝燁便帶顧城去了德國。兩人離開沒多久,英兒就跟島上一個教英語的老頭私奔了。李英的背叛對顧城的打擊很大,如同一個人失去了骨頭般的一下子坍塌了。顧城日日痛苦不堪,沒辦法接受現實的他還把二人的故事寫成一本書,叫《英兒》。這件事后,謝燁再也沒辦法忍受顧城在她生活和精神上的雙重折磨,她要徹底擺脫這個“神經病”。


1993年10月8日,因謝燁執意要離婚,顧城和她發生了激烈的沖突,一氣之下顧城拿起一旁的斧頭砍死了妻子謝燁,舉足無措的他慌忙寫下四封遺書后便上吊自殺,結束了他浪漫而荒唐的一生。俗話說,欠的都是要還的。


顧城夫婦的相繼離世,李英也理所當然的被人們推上了風口浪尖。她一度不敢露面,定居澳大利亞后,改名麥琪,在異鄉茍且度日。想必這就是報應吧,小三李英后半生成了過街老鼠,一生創作無數唯美朦朧詩的天才詩人顧城竟成了殺人犯,最值得同情的也只有想簡單過日子的謝燁。


“你不愿意種花,你說,我不愿意看它一點點凋落。是的,為了避免結束,你避免了一切開始。”很多人都喜歡顧城的詩歌《避免》。顧城是大家公認的才子,但他絕不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也許在結婚不久,謝燁就已知曉這一切的開始就是個錯誤,但她依舊選擇義無反顧。無論什么年代,婚姻永遠是實打實的過日子,只有忍得住誘惑,才能守得住繁華。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10bet体育